方矢可

佛系青年 , 万事随缘

手癌晚期,话废本人无误了ww

随意勾搭♡

【小鸟面包】我也喜欢你

☆歌手普×化妆师耀

☆依旧幼儿园文笔

☆人物ooc,bug较多

☆也算速打

☆如果吃普耀,且能包容以上缺点的话

1

依旧没有一条消息发来。基尔伯特躺在床上,一手托着脑袋,一手拿着电话,盯着手机好半天,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直到经纪人伊莎破门而入,吓得他手一抖,手机便“啪”的一声,打在基尔伯特的俊脸上,一个鲤鱼打滚翻起来,冲着伊丽莎白吼道,“男人婆你轻一点不行啊!吓死本大爷了!”

“好啊!基尔伯特!老娘还没说你呢,你还在凶!”快步走到基尔伯特面前,使劲扯着他的耳朵便开始骂,“你小子,臂膀硬了是不是,啊?敢给老娘把这么重要的采访彩排都给翘了!”

“哎哎哎哎哎哎伊莎别扯了别扯了!再扯真的要断了!”伊丽莎白虽然很生气,但手上的动作还是松了松,“伊莎,本大爷翘是有原因的。”

“哼,你倒是给我说说,除了你溜肥啾迷路,还有什么新奇一点的理由?”听见基尔伯特这么说,伊丽莎白松开手,抱着膀子站在一旁冷哼了一声。

“有啊,比如没人给本大爷化妆。”揉揉被揪的发红的耳朵,基尔伯特一本正经的回答。

空气突然安静了一瞬间,就几秒后,伊丽莎白操起手边的抱枕就往他身上打,一边打还一边骂,“不就是化妆师不是耀吗?你至于不!亏我还专门给你请了两个化妆师,你臭小子还不领情!”

“他们又不是耀!”缩着身子任由伊丽莎白打,但依旧不忘反抗几句,“本大爷只要他才化妆!”

听见基尔伯特这样说,伊丽莎白差点在这种重要的关头暴露自己腐女的本性。快速在脑袋里脑补了一下两人在一起卿卿我我的画面,伊莎下意识捂住鼻子,别过头去不让基尔伯特看出自己的异常来,“虽、虽说是这样,但是你还是太随意了,难、难怪耀他不理你了”

没有听出伊莎有些不正常,基尔伯特又倒下身,自顾自的说,“耀真是太不够意思了,让他去帮忙就去帮忙,本大爷的事他一点也不关心!”

“呵,我早该想到你这么做是为了耀。”冷笑一声,伊丽莎白对空气翻了个白眼,“我还有事先走了,昨天的那个采访改成了直播,就今天晚上,到时候我再来接你。”伊丽莎白说完基尔伯特又立刻从床上做起来,精神抖擞的开始发短信给王耀,告诉他今天晚上直播的事情,有空的话一定要在电视机前看。

2

晚上七点四十分,访谈准时开始。知名主持人本田菊从粉丝留言里抽了几个多数人都想知道的问题来基尔伯特,其中一个便是“理想的情人是怎样的”。

被问到这个问题的基尔伯特想也没想张口就说,“最好是会做饭,长得好看,个子不高,有小辫子的东方人,而且会给本大爷化妆的那种。”最好他的名字叫王耀;最好再让这段话被王耀看到;最好还能引起他的注意。

由于这次访谈是直播,基尔伯特刚说完这些评论区、微博里立刻就炸了。大家都表示基尔男神你这不是理想情人就是真的情人吧!你和王老板的关系我们都清楚啊!然后顺手 @了王耀。

3

王耀是一名资深化妆师,和基尔伯特是高中同学,大学也是一所学校的,后来出来工作了,正好两个人又进了同一家公司,基尔伯特便申请将王耀调到自己身边来,做自己的专用化妆师。不过基尔伯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打着“你是本大爷的专用化妆师,本大爷就可以撩你”的念头,对王耀献了好几年的殷勤。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告白,所以明明就喜欢王耀,硬生生是把自己的感情憋了几年。

王耀对于基尔伯特的种种示好行为是一概接受的,对基尔伯特各种奇怪的示爱方式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来没有明确的表过态,这让基尔伯特总在怀疑王耀到底明白自己的心意没。

4

前段时间,公司旗下的一批新人需要一个资历比较深的化妆师带带,好巧不巧的就找到了王耀,在公司给他保证会把基尔伯特化妆的事情处理好后,王耀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就走了,给基尔伯特留下的唯一东西就是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最近几天会很忙,不要打电话来烦我,其他的事去问伊莎”。

的确如王耀所说,一连三天基尔伯特任何时候给他打的电话都没人接,唯一证明他还活着的证据就是每晚会给基尔伯特发个信息来问问当天基尔伯特有没有闯祸,新歌练的怎么样之类的。不过一般是在基尔伯特向他汇报完工作后,就不会再跟基尔伯特聊些别的什么了。

基尔伯特因此很伤心,也很烦躁。王耀不在自己身边,肥啾也跟着走了,总有一种“老婆回娘家,孩子跟着老婆走了”的错觉。

记忆中他不记得哪次有这么长的时间,两人之间的交流只有这么几句话。

5

不过说起这些他自己也有点责任。

王耀要走地前一天晚上,自己生气他没有告诉自己,然后不给王耀说便一个人跑到酒吧里,约了一帮子人去喝酒,喝到最后还是别人帮他给王耀打了个电话,王耀把他拖回家的。

一切都像平时聚会上喝多了的时候一样,可唯一有出入的是这次自己是喝的实在太多了,平时开趴最多十几瓶啤酒下肚而已,今天喝的都上了十来遍厕所、吐了好几次。其实他喝了几瓶后也觉得够了,但一想到王耀的对于这些事都不给他说一声,自作主张的就去帮忙,他便又是几瓶啤酒下肚。

他大学开始喜欢王耀。他知道王耀对所有人都很温柔,但自己感觉的到,他对自己是不一样的,具体是哪不一样他也说不出来,不过他的直觉告诉他,王耀可能也是喜欢自己的,不然为什么大学毕业后愿意和自己再合租?让他做自己的专属化妆师的时候,他也同意了?

但平日里,王耀对自己态度也就一般般,没有过多的热情,对自己“耍流氓”的行为,最多也就推搡推搡,也没有反感。

但他的事情几乎都没有跟自己商量过,后来自己从伊莎嘴里知道了,问起他,他也只是笑笑说已经没事儿了。

在他心里,王耀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永远像酒精一样,刺激着他又吸引着他。

6

那个晚上,基尔伯特被王耀背回家,肥啾早就回窝睡觉,王耀把他放在床上,又去打来洗脸水给他擦脸,一边擦一边还说,“基尔伯特你怎么不喝死在外面啊?平时见你喝酒也有自制力,这都快录新歌了,怎么不保护好嗓子,还喝那么多酒?”

尽管王耀有些生气,但手上的动作还是很温柔。基尔伯特老实的躺在床上也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他,虽然知道基尔伯特喝醉了,但王耀还是被盯的有些不自在,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刚擦完,边起身边说,“喝多了就赶快睡,别东看西看的。”尤其是不要再看我。

还没站起身,基尔伯特突然就伸出手拉住了王耀,让他一个没站稳就往基尔伯特身上倒去。基尔伯特没等王耀反应过来,一只手搂住王耀的腰肢,一只手按住王耀的后脑勺,吻上了王耀。

与其说是吻,还不如说只是简单的触碰,这仅仅是双唇相碰罢了,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两人的眼中只有对方。即使喝醉了,基尔伯特也有该有的风度——他从来不会逼着王耀去接受自己。他蹭着醉意吻上王耀这种事,本就是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的,而王耀也没有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他呆呆的趴在基尔伯特身上,一瞬间也忘了了起来。

直到基尔伯特说出那几个字,“王耀,我喜欢你。”

7

第二天一早基尔伯特起来的时候王耀已经走了,除了饭桌上的早饭,什么也没留下。基尔伯特揉揉胀痛的脑袋仔细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一想到王耀最后猛的从自己身上坐起,跌跌跄跄的跑出房门的场景,基尔伯特就觉得自己的脑袋更痛。

没有王耀他自己过的很糟蹋,尤其是发生这种事情之后。每天没有工作了,便给王耀发道歉的短信,不过他也不回,只有每天晚上定时发来的问候信息,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8

短暂的休息了几分钟,基尔伯特到卫生间洗了个冷水脸才出去的。后半段的录制主要还是以问题为主。但按以往的惯例,后面问的问题一向就很奇怪很变态。

9

“好的,那么让我们继续,”本田菊看了看手中的问题单,接着问,“贝什米特先生,在下的下一个问题有些设计到你个人的情感,还请你能正面回答。”

“问:听说基尔老公与那位法国的著名女演员有点关系,所以基尔老公无她关系到底怎样,是不是cp?来自推特用户——基尔伯特我老公”

“关系?应该还是比较好吧,毕竟一起合作过。”

“问:很关心基尔男神的化妆师小哥哥,那个长得好看的小哥哥和男神是什么关系?有狗仔说你们在一起了,而且还住在一起的,这是真的吗?来自微博用户——大爷今天依旧和小鸟一样帅”

“嗯,是真的。”装作没有听出句中隐藏的意思,基尔伯特净把粉丝往歪路上带,我们两个是在一起的,而且也是住一起的啊,没毛病的。

这句半真半假的话成功的让粉丝们该伤心的伤心,该祝福的祝福。而坐在电视机前的王耀听见基尔伯特这么说差点没把自己手上的茶杯扔出去砸电视。

“这次访谈的最后一个问题了,贝什米特先生,你的曲子都是自己编词编曲的,不过有没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事让你一直坚持的呢?”

“有的。”基尔伯特看看主持人本田菊,笑了笑后转过头,深情的对着镜头接着说,“本大爷喜欢一个人,从大学开始到现在都是喜欢他,他说过他喜欢听本大爷唱歌,在本大爷练歌的时候也不嫌本大爷吵,每次看到他听完歌对本大爷笑,本大爷就暗自发誓要写出最好的曲子来,让他以后都对本大爷笑。”

“但他从来都不懂曲子里意思。本大爷他很聪明,他肯定是知道的,只不过是他不想说罢了。”暗自在心里苦笑一声,又接上话,“不过本大爷会等,会一直写曲子,直到他愿意也对本大爷说出那几个字来。”

电视机前的王耀看着基尔伯特,一瞬间又呆住了,抿了抿嘴,忍不住向上扬,许久才吐出两个字,“笨蛋……”

这期节目很成功,基尔伯特本色出演,既让自己的人气高了不少,又让许多粉丝伤透心。录完节目,有个宴会要他参加,蹭还在坐车的时候,快速的编辑了一条短信给王耀发去,然后将手机向一旁一扔,什么也不管了。

10

耀,本大爷一直想给你说的话,在节目里也说了,那天的事还是希望你能够忘记。你也别生气了,大不了回来本大爷让你给打一顿消消气。早点回来,本大爷一直等你。

11

生活的确是戏剧性的。

12

那个晚上,基尔伯特一回家就看到了几天不见的王耀。

肥啾很高心的扑进他的怀里,看上去还是很想自己这个主人,王耀也带着笑意也走到他面前对他说,“肥啾真的很想你。”

“本大爷看出来了,”基尔伯特总有点心虚的,不好去直视王耀的眼睛,便只好一手托着肥啾,一手揉揉有点杂的银毛,尴尬的开口“那你呢?额,本大爷的意思是,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要去两周吗?”

“是啊,是两周。”王耀调皮的眨了眨眼,“不过,看了直播后,我好像也想清楚了一件事。”

带着一点期待的眼神看向王耀,基尔伯特最终还是选择开玩笑的问“什么事?发现你也想本大爷了?”

“嗯,是有点想某个聒噪的大爷,”故意顺着基尔伯特的话说下去,买了买关子,“不过还有更重要的。”

“什么比想本大爷还重要?”

“我允许你把你想对我说的四个字说一遍。”看着王耀虽然含笑,但不像在逗自己,一时间情商瞬间上线,依着王耀的意思,紫红色的眼瞳坚定看着他说出那四个字,“我喜欢你!”

王耀勾勾嘴角,走到基尔伯特面前,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亲基尔伯特,又后退一步,“嗯,那么恭喜你等到了你想听的那几个字——我也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感谢每个看文的姑娘,晚安,祝好梦)






评论(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