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矢可

佛系青年 , 万事随缘

手癌晚期,话废本人无误了ww

随意勾搭♡

【红茶会】l'll love you till I die

☆cp:朝耀、米耀,朝耀较多

☆苏哥有黑

☆文笔不好bug较多,忘多包容

伦敦的三月,经历了整个冬天寒风的洗礼,王耀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温暖,乍暖还寒的天气让他一个铁生铁打的南方血统的人,深切的表示“宁可三月不要酷,不可一日无秋裤”。

不管在哪里,三月的早上都是一个睡觉的好时候,这种天气,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每天早上能眠眠床,虽然王耀身为二十一世纪的优秀青年代表,就算他不抽烟,不喝酒,上学的时候还严格遵守不谈恋爱耍朋友,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眠床,尤其是在这种天气下。

不过要是现在自己是一个人睡就好了。

王耀的生物钟向来很准时,一般没有事的话七点半左右自然就会醒,但是今天他醒来发现亚瑟也在。准确的来说,他不是自己醒的,而是在他醒了又不想睁眼的时候,下意识翻了几个身,然后就感觉到自己能活动的空间很小,而且腰上多了双手把自己紧紧的圈着,想都不用想是某个在床上占有欲很强,在床下傲娇到不分对象的绅士先生。

无奈的睁开眼又不想吵醒还在睡的亚瑟,王耀虽然觉得这个姿势不太舒服,但是依然保持着不动,闭上眼打算浅眠一会儿。

没过几分钟,就在王耀又有些睡意的时候,他突然又感觉到腰上的手向上移了移,亚瑟的头又往自己肩上靠了一些,他的碎发扫着脸颊,王耀感觉有些痒痒的,他才反应过来亚瑟刚刚不过是在装睡罢了。

“还打算装多久?我知道你醒了。”王耀想把腰上的手拿开,但这一举动只让亚瑟更紧的抱着他。

等了一分钟没听到回答,均匀的呼吸声,如果放在平时王耀会以为亚瑟是睡着了的,不过眼下亚瑟的举动让他很确信亚瑟并没有,“眉眉,你再抱下去我要收费了,一分钟五百啊。”

“嗯,银行卡在钱包里,密码你生日。”亚瑟没有要松手的意思,他的声音听上去一点都没有平时睡醒时那种沙哑。

“不接受刷卡,我只要现金。还有,我的滚滚呢?我昨晚明明抱着它的。”

“……不知道。”虽然很不喜欢每次跟王耀睡的时候,他总会抱着他最喜欢的滚滚玩偶,这让亚瑟每次都必须隔着滚滚才能抱王耀,所以他不爽滚滚很久了,就算它可爱,就算它深得王耀的心,但是,亚瑟依旧看不惯滚滚。这就使亚瑟每次和王耀睡的时候,总会在王耀睡着后把他怀里的滚滚轻轻抽出来放在一边去。

他才不承认他是和一直毛绒玩偶故意不去!他才不是小心眼!

“亚瑟?”王耀带着怀疑的声音质疑他,“滚滚呢?”

“我最晚回来的时候,它被你挤到床下去了,不怪我。”亚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啊?怎么可能,我那么爱滚滚!”王耀挣脱了亚瑟的怀抱,一个鲤鱼打滚从床上起来,掀开被子光着脚就踩在毛绒绒的地毯上去捡自己心爱的滚滚玩偶。

亚瑟见自己身边的人起来了,也不想继续躺下去,懒散的支起身子来,光着上半身,反正房间里有开空调,他不怎么冷。亚瑟用手撑着头,目光里带着些不满的看着王耀,“耀,我还没睡醒……”

“那你继续睡吧,我不打扰你了。”王耀弹弹滚滚身上灰,转过头看向亚瑟。虽说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亚瑟裸着上半身了,不过每次看到这样的亚瑟,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平衡,明明自己也有好好锻炼的,为什么他就没有亚瑟那么好的身材?没亚瑟高就算了,那为什么人鱼线、腹肌他也没有!连阿尔看上去明明那么胖,他脱了衣服还不是有很明显的腹肌?

王耀毫无意识的盯着亚瑟的腹肌,内心有些郁闷。亚瑟看着王耀的皱眉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不过他不建议王耀就这么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似笑非笑地开口,“怎么样?对我得身体还满意?”

“满意,当然满意,要是是我的话我更满意,”王耀小声的嘀咕,撅噘嘴,有一下没一下的扯着滚滚的耳朵,不过他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立刻背过身,“亚瑟!”

“嗯,我在。”

“为什么你又不穿睡衣!”

“太麻烦了。”亚瑟饶有兴趣的看着王耀红透的耳根,“这样我们可以更贴近一些。而且,我从小时候就不穿睡衣睡,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是因为我们还小行吗!还有,你最近跟着弗朗西斯都学了些什么?怎么说话跟他都没差了!让你护送个军火你不会连智商都送出去了吧?”

“没,别冤枉我,我跟那胡子一点关系也没有,要不是上面帮我接的任务,我才不会去帮他们家送军火。”听着王耀这么损自己亚瑟也没生气,他高兴就好。不过和弗朗西斯的关系还是要撇清楚,他可不想和他有任何的交集。说完,亚瑟又躺了下去,虽然王耀起来了,不过被子上还有一点残留余温。

王耀还想说些什么,不过王耀的电话铃在这个时候很不适宜的响起。王耀看看屏幕上跳动的来电显示,叹了口气按下接听键,果然一阵魔性的笑声穿了过来,王耀下意识的觉得把手机远离耳朵是一个多么明智的选择。

“耀!你快出来,hero来接你了!”难得还没有到八点,阿尔就起床了,声音里还充满着满满的活力。

“大少爷,现在还没到八点你就起床啦?话说你在哪呢?”王耀见亚瑟又躺下了,便把手上的滚滚放在枕边,给闭着眼的亚瑟掖了掖被子,边轻手轻脚的往卧室外走,边刻意压着声线对电话那头说。

“hero在你家楼下。”

王耀关上门的一瞬间,听到阿尔这么说,手一抖,电话差点落下来,他跟阿尔待了好些日子了,很清楚阿尔会做出什么,一般他说的要么是他已经做的要么就是他马上会做的。那个自诩为hero的美国大男孩好像做事从来不怎么经过脑子,尽管他每次做事很冲动,但王耀并没有讨厌过他。

不过这一次,王耀是真的希望阿尔是在开玩笑,带着不确定王耀又问了一下,“阿尔,你说什么?”

“hero说,hero来接你了,就在你楼下,不信的话你来阳台上看。”阿尔重复说了一次,好像对于王耀的质疑就在他的预料之中。

王耀的手握紧电话,快步走到阳台上,果然往下一看,那个呆毛晃啊晃的hero先生就在和自己招手,“耀,快下来,hero来接你了!”阿尔双手做成喇叭状放在嘴旁,大声的向阳台上的王耀喊到。

“你怎么现在就来了?”王耀看着阿尔,表情一言难尽,看着阿尔有些冷的发红的脸颊,王耀又有些心疼,顾不上说阿尔,王耀又补了一句,“你回车上去待着听到没?我马上就下来。”

“不用,hero等你就好。”阿尔用他双总能让王耀心软的蓝眸看着他。

王耀和他对视着,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于是无奈的说,“那你待着那,我洗漱了马上下来。”说完,王耀不等阿尔说些什么便一头钻进屋子里。

王耀不得不承认,用五分钟的时间换衣服梳头刷牙洗脸穿鞋子还是他以前训练的时候偶尔起床起晚了才会发生的事,现在托阿尔的福,又从新体会了一下那种火烧眉头的感觉,虽然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夸张。

王耀在出门前又回了一次卧室,这时候亚瑟已经坐起来了,正在穿睡袍,王耀见亚瑟已经起床了,一想到亚瑟昨晚凌晨才到家,明明可以补补眠的,结果就被自己这么进进出出的给打扰到了,讲真,他心里真有些过意不去,王耀便带着歉意对他说,“嗯……亚瑟,你要是没事儿的话再睡睡吧,你昨晚回来的太晚。”

“嗯,我没事,你出去的话小心一点。”

“好。还有件事……”王耀纠结了一下还是继续说,“你没吃饭的话就出去吃吧,我今早没时间做饭。嗯……厨房的话,亚瑟你就还是不要进了,我回来可不想看到一个面目全非的厨房。”

“……好。”亚瑟看着王耀一脸认真的表情,悄悄打消了心里打算等王耀走后自己下厨做饭的念头,比起做饭他还是愿意听王耀的话一点。

得到亚瑟的承诺后,王耀满意的点点头退出去,随后立刻又打开门,将头探进来带着些“威胁”的意味对亚瑟说,“你要是控制不了你的洪荒之力而进了厨房,你以后就不要再想上我的床了。”虽然王耀说完感觉有些不对劲,但他也没怎么细想,阿尔又打来电话催他,于是他便匆匆的带上门出去了。

亚瑟坐在床上傻笑着,身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工口大使,他当然不会按着表面的意思来理解王耀的话,当王耀说完那段话的时候他就脑补了很多需要打马赛克的画面。

亚瑟穿好墨绿色的睡袍走到落地窗旁,窗帘微微的被拉开了一些,亚瑟站在窗帘后,看着王耀跑到阿尔身边,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话,阿尔也就点头附和着,偶尔反驳几句。亚瑟想都不用想,就知道王耀肯定是对阿尔进行了一翻深刻的教育。

亚瑟看着阿尔勾着王耀的肩,打算带王耀上车后,他决定再去睡一会儿。但在他转过身的那一瞬间,他明显的感受到了阿尔投来的视线——明显的挑衅和炫耀。亚瑟皱皱眉头,虽说是一瞬间,但他还是清楚的看到了阿尔眼中的神色。

哦?王耀面前的哈士奇得宠后的炫耀?亚瑟表示不屑,他才不会跟阿尔弗雷德计较。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把他的眼珠子给挖出来当魔法道具!

被阿尔那一搅和亚瑟也不想睡了,比起睡觉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王耀对于小时候的事没什么记忆,他的记忆是从八岁开始的,从他有记忆开始时就是亚瑟在照顾他了。他从亚瑟口中知道他们是被一个黑手党被组织收养,每天都要经历十分严格的训练。在他们上高中之前,他们只用了两年的时间来学习小学到初中的所有课程,其他时候都必须要经受训练,那段日子对亚瑟和王耀来说都很辛苦,一年里从头到尾身上都有或大或小的伤口。

但这么多年了,亚瑟和王耀也从众多被收养的孩子中脱颖而出,到了现在王耀和亚瑟也算是组织中有地位的人了,不过王耀还是一直跟着亚瑟,上面有什么任务了,一般也是他们两个一起完成。亚瑟很厉害,打得了近战,用的好手枪,王耀随时开玩笑说跟着亚瑟就不用担心危险了,所以他才一直跟着亚瑟。不过也就只有他和亚瑟两个人知道,他是害怕亚瑟真的有一天出事,才一直陪在亚瑟身旁的,毕竟亚瑟对于王耀来说是一个堪比亲人还重要的存在。

王耀在两年前接了一个任务,说是要让他做琼斯家族小少爷的私人保镖。这个黑手党组织说起来很现实,他们一切都以利益至上为原则,只要钱够多,不早说打手了,连保姆都可以做。王耀之所以会被分配到这个任务,是当年琼斯家的小少爷,也就是阿尔,特意选出来的。当时阿尔在众多保镖候选人的照片中一眼就看中了王耀,便非他不要,那时候组织里还有很多比王耀还厉害的,但是小少爷不听,偏偏就要王耀。介于组织上和琼斯家还有合作,负责这个事的人也不好说些什么,劝了阿尔好久也没有用,索性就放弃了,到时候阿尔出了什么事,上面怪罪下来也是王耀的错。

可能是王耀和阿尔走的太近了,组织上就有人认为王耀是要背叛组织。按组织上的规定,只要在组织上待满二十年,组织就可以放走他们,从此他们和组织便没有任何瓜葛。但在这之前,只要还在组织里,便有规定,不能擅自离开背叛组织,不能泄露关于组织的有关事情,不能杀害组织里的同伴等等,若有所违反,那么就是直接性处死。

前段时间,亚瑟在回组织的大本营时,路过自己亲生的哥哥斯科特的房间,他不是很喜欢他的这个哥哥,虽说他们都是被父母遗弃了,但他两的血缘观念很淡,对彼此都没有太大的好感,加之斯科特总是处处与王耀争锋相对,他便更不喜欢斯科特了。那时,亚瑟无意间听到斯科特在对他手下的人说,借着有人刺杀阿尔的借口把王耀杀了,到时候,只要王耀一死,就可以说是他为了保护阿尔而死的,这样组织上也不会说什么。

后来,斯科特果然把这个有人要刺杀阿尔的假消息告诉了王耀。亚瑟想要保王耀周全,但他没法对王耀说,自己的亲哥哥要杀他的事,王耀知道斯科特不喜欢自己,但他从来对亚瑟和斯科特的关系都很在意,他希望有朝一日亚瑟能和斯科特情同手足。亚瑟考虑了一下不想让王耀担忧,便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王耀,他只和王耀说,让王耀多注意多留意一下自己身边。

前几天亚瑟安排在斯科特身边的眼线传回来消息,告诉亚瑟说,今天晚上俄国的那个军火家族布拉斯金基家将要给小女儿娜塔莎庆生,正好请了琼斯家族,而阿尔要代表琼斯家族出席宴会,斯科特便打算在这次宴会上动手,到时候王耀要是死了还能将罪加于布拉斯金基家。

亚瑟当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前几天给波诺伏瓦家族护送军火,特意赶在今天晚上之前回来,就是为了保护王耀。前几天亚瑟把这件事也告诉了弗朗西斯,正好他和王耀关系也不错,便一口答应帮助王耀。亚瑟对自己的枪法很自信,他能在对方扣动扳机前一秒钟先他一步开枪。他的计划也设计的天衣无缝,但是亚瑟总有一总不好的预感。

晚上六点半左右,宴会上邀请的嘉宾陆续进场,身穿西服的阿尔身旁是一个气质出众的东方女子,一袭红色的露肩晚礼服,墨色的头发被盘起来,上面点缀着些许碎花,精致的脸上上了一些淡妆,红色的眼影衬的人越发妩媚,纤细白净的脖颈上带了一条很简单的项链,耳坠也很简单,但是看上去就价格不菲。

郎才女貌,一进大厅就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阿尔一改平日里中二的气质,一手搂着对方的细腰,一手将金边眼睛向上推了推,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这是hero的人不准看”的信号。由于气场太强大,懂眼神的人便也陆陆续续转过头不去打量他们。

“耀,hero就说你很美吧。”阿尔带王耀走到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转过身,低头将王耀鬓发捋到他的耳后,这个角度在让人眼里看来是暧昧的不行。

“滚,朕明明是帅气的好不好?而且我保护你就不能扮演些其他角色吗?非要让我穿女装,还让我把今天白天的时间全浪费在这上面。而且要是真有事的话穿成这样很不方便的好吗!”王耀毫无保留的给阿尔翻了一个白眼,没在意两人角度的问题,伸手将阿尔的领结重新整理了一下,“你多大个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领结都打不好。”

“有你hero还担心干嘛?”阿尔眨眨无辜的双眼,“而且hero昨天晚上都给你说了,要带你去选礼服,你不是也同意了吗?”

“……以后我也可能不在啊,到时候我们合同到期了,那你怎么办?”自动忽略掉自己昨晚因为太困便答应了阿尔今天白天选礼服的事,谁叫阿尔要在他最想睡觉的时候打电话?他肯定吃准自己会答应的。

“没事,不会的。”大男孩突然认真的看着王耀,仿佛认定了王耀不会走一样。王耀与他对视着,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不会伤到他,便只好认命似的叹口气,换了个话题,“今晚少喝点可乐,还有宴会上没有蓝蓝路,不要想了,要是敢溜出去买蓝蓝路。”

被说中小心思的阿尔尴尬的别开视线,但也没否认,“耀,hero的人生爱好除了蓝蓝路和可乐就只有你了,你不准hero动,hero只好动蓝蓝路和可乐了。”

王耀挑挑眉,感觉有些好笑,“你哪来的歪理?我怎么又是你的爱好了?”

“哎呀呀,小耀,穿的这么漂亮的吗?哥哥我在人群中第一个就看见你了。”阿尔刚张口想要来个表白的,弗朗西斯的声音就插了进来。王耀转过头看向弗朗西斯,发现亚瑟也跟在弗朗西斯身边,“亚瑟!你来了!”

亚瑟怔怔的看着王耀提着裙摆走向自己,脸突然红了,转过头不自在的回答,“嗯……”

“小耀你有点偏心啊?明明是哥哥先喊的你,你怎么先注意到小亚瑟?唉,哥哥我真伤心。”弗朗西斯把手放在胸口处,故作伤心状,还摇了摇头。

“弗朗你也来了?来的太晚了点吧,说好你来等我的呢?”没注意到亚瑟不自然的脸红,王耀很自然的挽上亚瑟的手臂,开玩笑的对弗朗西斯说。当然这个举动引来了阿尔的不爽。

“哥哥我还不是为了接小亚瑟的好吗?不然哥哥怎么会让耀美人你先来?”弗兰西斯带着些哀怨看向亚瑟,又对一旁的阿尔挑了挑眉,意思很明显“你还不上?”阿尔翻个白眼也没说什么。

“亚瑟你都安排好了吗?没出什么问题吧?”王耀关切的询问,见亚瑟脸还有些红又接着问,“亚瑟你脸怎么红了?很热吗?”

“没、没有,”亚瑟立刻慌乱的摸了摸脸,“嗯,可能是有点热吧。”

“哦,那等会儿出去透透风吧。”王耀看着阿尔的脸越来越黑,便松开了亚瑟的手臂,不动声色的站回阿尔身旁。

“好,那我先出去了,等会儿你们按计划行事。”亚瑟看着王耀的举动有些不爽,但也没怎么表现出来,他又看向阿尔,用一贯高傲的语气说,“哼,有些人待会儿别被一枪崩了脑袋,虽然我并不建议手偏一点。”

“不劳你费心,hero还舍不得先死,让耀一个人完不成任务。”阿尔搂着王耀,像是在宣告主权。

不理会阿尔,亚瑟忽略他,转过头对王耀说,“那耀你一定要小心一点,多留意暗处。”

“嗯,你也是。”

亚瑟听到王耀这么说,心中忽的有种满足感,刚要抬步就走,又想起了一件事,便停下脚步,侧过脸支支吾吾的对王耀说,“嗯……耀,你、你今晚、衣服很好看,我、我才不是说你今晚很好看!”

王耀听着亚瑟这么说,突然有点怔住了,眨眨眼看着亚瑟仿佛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声的说了一句,“死傲娇……”

亚瑟最后的记忆是停留在和一群人搏斗的场面,那些人用的是刀,不像是专业的杀手,但也还有些实力,让他身上很多地方被划了口子,之后他实在是寡不敌众,毫无防备的被人从背后用砖头敲晕。

现在他醒过来了,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应该是个潮湿的地下室,没有灯,光线很昏暗,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霉味。亚瑟揉揉还在发疼的脑袋,没有被包扎,但上面的血已经凝固了。他身上现在只有一件衬衣,外套早在打架的时候被丢掉了。他解开衬衣借着昏暗的光线检查了一下上身,上面的口子虽不至于致命,但亚瑟感觉的到它们很深,到现在也没什么大碍。

亚瑟又回想了一下在发生这些事之前。在宴会上他是和计划的一样,找到了那个要刺杀王耀的人,计算着时间,用耳麦告诉王耀在多少秒之后蹲下,然后他便在对方开枪的那一瞬间也开了枪,完美的让两声枪响重叠在一起,让人误以为只有一个人开了枪。

他早在来之前就规划好了之后的逃跑路线,所以他在确认弗朗西斯已经在布拉斯金基家的人封锁主屋之前接到了王耀和阿尔后,自己一个人很轻松的就出来了。之所以让弗朗西斯这样做,是他不确定这个主屋里还有没有其他的杀手,所以让王耀继续就在这,也可能会更危险,让他跟着阿尔会去说不定还要好一些,至于这边,他留下来善后。

当他出来后亚瑟便碰到了那群看上去是小混混的人,对方二话不说就直接冲上来,亚瑟用耳麦对那边一直在询问自己消息的王耀说他还有些事情,暂时还不能和他们汇合,等他把手中的事解决了就去找他们。说完这些亚瑟就把耳麦扔掉了,他还不知道对方的实力,所以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能脱身。而后来就是最开始他记忆中的画面了。

亚瑟十有八九的猜测都和斯科特离不开。不过他现在更担心王耀他们,不知道他们那边有没有遇到斯科特的人。

就在亚瑟还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的时候,地下室的门开了。门外刺眼的眼光射进来让他不适的眯了眯眼睛。他还没适应阳光,就有人进来把他架起带了出去。

亚瑟觉得有些晕但还是保持着清醒,因为他现在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他还没来得及打量房屋,就被带到室外,看得出那应该是这所房子的后花园。亚瑟眯眯眼,在清楚不过的看到了自己的前方那人有些一头红发。

“呀,亚瑟你醒啦?”感觉到有人在打量他,斯科特带着笑意转过身走到亚瑟面前。

“……斯科特,是你。”亚瑟的碧眸带着敌意看着斯科特,“你把王耀怎么了?”

“什么叫我把王耀怎么了?他可是好好的呢,你说话可真难听啊,我亲爱的弟弟。”斯科特勾起亚瑟的下巴,戏谑的看着他,“而且,比起他,你不应该关心一下你自己吗?”

亚瑟皱皱没没有接话,他在质疑斯科特的话。

“哎哎哎,别那么看着我啊,我亲爱的亚瑟弟弟,我说的可是真的。”斯科特拿出包里亚瑟的手机,翻出聊天记录,上面王耀给亚瑟发了很多消息,未接来电也有五十来个。斯科特特意将消息记录翻到昨晚十二点左右,上面有一条亚瑟“自己”发的消息:我没事,一切都好。

“你看我还帮你回了消息。”斯科特给亚瑟看了消息之后又将手机装回包里。

亚瑟沉默了一下才开口,“斯科特,你想做什么?”

“哦?亚瑟啊,我那么聪明的弟弟,事情都到这一步了你还没发现吗?我一直以来呢目的就不是王耀啊。”斯科特放下手,对一旁的人使了个眼色,很快,一沓照片就送了上来。

亚瑟紧抿着唇不说话。斯科特没有错过亚瑟眼中一闪而过惊讶,随即又是被一望无际的冷静所代替。斯科特勾勾嘴角,脸上还是满满的笑意,“亚瑟,你知不知道你很完美?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我们两个还在孤儿院的时候,你总是那个让老师最喜欢的。后来我们被收养后,你依然是,每一次的训练每一次的任务,都完成的干净利落……你知不知道我好嫉妒你?”

斯科特松开手朝花园中的石桌走去,亚瑟没说话,低垂着眼,就静静地听着斯科特说,“是啊我嫉妒你,我讨厌你,我甚至恨你抢走那些原本属于我的东西。”

“你知不知道boss现在打算把整个组织交给你?哦,我忘了你不知道,你只要有空了就会陪着你的王耀,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呢?

亲爱的亚瑟弟弟啊,你本是没有弱点,这是组织上大家公认的,可是我知道你啊,你爱王耀。王耀是你的弱点,亚瑟,我不得不感谢他,让我有了除掉你的机会呢!”斯科特突然笑了,笑的很大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接着说,“从一开始我的目的就只有你,王耀他太弱了,对我不能造成任何威胁,可你不一样,只要你在,boss永远不可能把这个组织交给我……可我不甘心啊!我不比你亚瑟差,甚至比你更优秀,不是吗?你有弱点,但我没有,我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啊,这不正是组织的宗旨吗?

所以为了我们这个组织的发展我向boss很多次毛遂自荐,但是他从来就更认定你。

这么多年我不得不承认,我没法超越你,但是我想,我为什么不能除掉你呢?”斯科特随意的翻了翻手上的照片,随即又将他们洒向空中,漫天飞舞的照片,亚瑟却看清楚了每一张。

“亚瑟,组织上的规定你不陌生,杀了组织上的人你不管在哪都会被处死的。你不知道,死在你手下的那个人是最近组织上的花了大价钱培养的嘛?

但是他死了,被你杀死的。亚瑟物证在这了,我想杀了你也只是时间的事。”斯科特又猖狂的笑了起来,但亚瑟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但他的背却挺的笔直。斯科特看着这样的亚瑟恼了,一把抓过亚瑟的头强迫着他看着自己,恶狠狠的说,“亚瑟,你不害怕吗?你要死了,再也见不到王耀了。

你想在见一次王耀是吧,就算听一次他的声音也好。好啊,我给你一次机会,求我,只要你求我,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尽管斯科特扯着他的头发,让他感觉头上的伤口又裂开了,但他依旧没有去看斯科特,至始至终都挺着背,紧抿着唇。

就在斯科特的耐心快要被磨光的时候,亚瑟终于开口,“我……我求你。”

斯科特皱皱没随即推开亚瑟站起来,猖狂的说,“哈哈哈!亚瑟,你也会有求我的一天?”

“给我电话。”

“可以,我当然可以给你。”斯科特看上去很高兴,掏出手机给亚瑟,亚瑟现在身上几乎没有一点劲,但他还是颤颤巍巍的接过手机,在按下拨打的前一秒,他又说,“斯科特,如果我死了,你不要去找王耀麻烦。”

“呵,这个你大可放心,我说过,我一直对他没有兴趣,但是如果他不在这个组织的话,我自然不会去找他麻烦。”

亚瑟没有接话,用手按下了拨号键。刚打通,那边就接起了电话。

“亚瑟!”王耀的声音听上去很着急。

“嗯,是我。”

“亚瑟,你在哪?你没有出什么事吧?我们昨晚到阿尔家好一会儿了,你都还没有来。你没事吧?我来接你吧,现在外面没什么事了,昨天刺杀阿尔的人警方也调查到了,是……”

“好了,耀,别说了。”亚瑟出声打断王耀。

“……亚瑟?你怎么了?”

“我没事,听着,接下来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你不能质疑,静静地听我说就好……行吗?”

“好。”尽管不明白亚瑟发生了什么,但王耀还是听亚瑟的话。

“你被组织出名了,没有为什么,你这次的任务没有完成好。

以后不要回组织了,这里不会再欢迎你,也不要再来找我了,等这次和阿尔的合同到期后,你就走吧。”

“……亚瑟?”王耀语气中满满的不可置信。

“……你知道我不能违抗上面的命令。”

斯科特抱着手臂看戏似的看着亚瑟,但他不想再听下去了,便开口告诉亚瑟,“我再给你五秒钟。”

“……耀,最后一件事。”五

“我不在的时候,”四

“照顾好自己,”三

斯科特拿出手枪,开始给子弹上膛。

“还有……”二

斯科特的手放在了扳机上。

“我爱你。”一

“嘭——”音一落,亚瑟在斯科特扣动扳机前的一瞬间快速切了电话。

再见,

我的爱人,

我会爱你,

至死方休。

亲爱的,再也不见。


(感谢每位看文的姑娘,祝开学快乐,万事顺心

……反正开学了我是开心不起来的orz)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