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矢可

二月,

等我回来吗?


——♡

【米耀】龙神

☆魔女集会paro(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

    有改梗

☆龙神耀×天使米

☆人物ooc

☆文笔不好,望多包容





王耀也不知道自己活了多少年了,反正陪过他的人或者他陪过的人,走的走散的散,都不在了。

以前人们还信龙神存在的时候,他还可以时不时地在人们祭祀的时候变成龙来玩儿玩儿,平时跟着凤凰他们到处溜达,日子也还算逍遥自在。那个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可以活多久,反正乘自己年轻,就把所有想做的事做了一遍。

不过那些事做了几遍之后也就烦了,王耀觉得越来越无聊。还有当年那些一起“寻欢作乐”的“狐朋狗友”也不在了,谁知道他们会去哪,反正是那年他们一起喝酒的时候,喝的酩酊大醉,等王耀酒醒了,便一个兽也没有了,除了几只兽一起写的“有缘再见”的小纸条。

一个正式的告别也没有,他们无非只是怕王耀太伤心,比起依依惜别,他们更愿意选择不辞而别。

那些和自己一样可以拥有“不知何时是尽头”的生命的神兽走都走了,王耀变成了孤身一人。彼时还耐不住寂寞的他,于是便去找庙里的僧玩,他们不喝酒,于是王耀和他们对弈;后来僧人们不在了,他又去和诗人们结交,和他们作诗对饮。诗人不在了他去找做官的人交友,做官的人不在了他去找农民,农民不在了他就又去找僧人……如此反反复复,直到有一天,他是真的厌倦了这些无穷尽的日子。他身边的人总是在换,但是从来没有谁真的懂的他的孤独。

拥有了他人都无法拥有的东西,其实有时候并不是件快乐的事,至少王耀觉得拥有常人渴望的看不到尽头的时间与寿命,他不怎么开心。

至始至终王耀都是孤独的,没有谁的陪伴,但这么多年他也过来了。从渴望幻想到失望无奈,他渐渐都习惯了自己一人。他曾经也想过这世上会不会有一个能与自己厮守一世又一世的存在,可是他没能找到,所以渐渐地他认清现实失望了。他从来都明白总有些东西他没法改变所以不得不接受的道理。

明明都告诉过自己,不要再保有期待,否则失望就会越大,王耀以为能做到这样,他就可以心若止水,但碰上一个叫阿尔弗雷德的男孩后,王耀千百年来如死水一般平静的内心,终于泛起了圈圈涟漪。

在那个三九隆冬里,王耀本该待在暖暖和和的家里,窝在床上睡他一个冬天的,不过今年的冬天比以往早了许多,提前下的霜打死了王耀种的许多蔬菜,为了准备冬天的口粮,他还必须出去向农人买点菜,虽然他身为龙神一个冬天不吃也不会怎样,但生性爱吃的王耀可受不了长时间不进食。

他住在一个很偏僻的山谷里,山谷外还有一片森林,森林里有凶猛的野兽,这些都断了人们想找龙的念头。那天出去买完东西回来后的王耀穿过森林时,就在森林外围的一棵大树下发现了一个金发小男孩。

默默地站在旁边看着小男孩,王耀无动于衷。

小男孩看上去很可怜,衣衫褴褛的他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一头金发很凌乱,原本白净的小脸上也有了些划痕,应该是跑的时候不小心弄上的。他看上去小小的一只,不对,是小小的一个,真的挺令人心疼的。

可惜王耀不是“人”啊,他可是所谓的龙神,而且他早就决定不再管这些闲事了,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他对于这些事已经可以淡定从容地做到置之不理了。他知道,有些时候一旦自己参与了,就有一种无法逃避的责任。

冷漠的盯着小男孩一会儿后,王耀抬步打算离去,他不想做什么,可能这就是小男孩的命运,他不想插手。可当他刚转过身时,身后就传来些微的呻吟,小男孩哆哆嗦嗦地呢喃着“好冷”。

冷就冷吧,反正不是我,王耀心想。他没回头冷漠着脸继续向前走。

但没有走几步,他慢慢停下步伐,猛地转身快步走向小男孩,边走边嘀咕,“真是烦死了!要死到我这里来干嘛?给他个活点一刀下去不就完事了!真是的!啊啊啊啊啊啊讨厌死了!就欺负我心软是不是?最后一次了王耀!救了他你就不准再救别人了!麻烦死了!”

走到小男孩身旁,王耀蹲下身子,把他扶着靠树坐下,然后解开自己的披风盖在他身上,又用法力一边给他将伤口治好,一边给他提供热量,不过王耀依然在碎碎念,“我给你说你不准死啊,我都这么救你了。算了,你要死也去外面,别死这儿,太晦气了。”看着男孩脸上的伤口渐渐愈合,王耀捏起他的下巴左右看了看,见没什么事儿了才放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点点头感叹,“脸长得还不错,也不知道长大了要祸害多少女孩。”

王耀不打算做过多的停留,他要做的都做完了,剩下的就要看他的命了,运气好一点,早点醒来还能走出森林,运气差一点的话,估计没等他醒来就被野兽吃了。反正不管他的事儿了。

王耀站起身叹叹气,也不知道谁家的倒霉孩子,尽然沦落到这种地步。他拿起菜篮欲离开时,却被人扯住了衣角,顺着小手看过去,是那个小男孩,他这么快就醒了。

王耀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用眼神示意他把手放开,可男孩似乎并不懂他的眼神,依旧扯着衣角,笑着看向王耀。

“我说,你可以放手了吧,我要走了。”王耀“冷漠”的提起小男孩颈后的衣领,把他悬在空中。

“你要去哪?hero也要去!”小男孩没有挣扎,天空一样澄澈的蓝眼带着期待看着王耀。

hero?王耀默默在心里吐槽,果然小孩子都有一颗英雄梦。“我要回家……但是不会带你,你从哪来就回哪去。”

“可是,hero的爸爸妈妈都不要hero了,他们把hero扔在这里就走了。”男孩瘪瘪嘴,蓝眸弥漫起一股委屈。

这么残忍?王耀在心里咋舌,他从来不知道人类父母会有这样的一面,他一直以为他们都是护仔护到极致的生物。能这么狠心就把自己的孩子扔了,估计有什么难言之隐吧。“他们为什么不要你了?”王耀觉得手有些酸,换了只手继续提着男孩,像提着小鸡仔一样。

“hero不知道……hero从小就可以看见一些他们看不见的东西,然后他们就怕hero了……所以就把hero给扔了。”男孩的鼻子红红的,眼睛也开始湿润了,但他就是倔强的不肯落下一滴泪。

王耀没说话,就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要哭不哭的男孩。好一阵子,等他这一只手也快酸了的时候,才开口问,“你叫什么名字,小hero?”

“hero是阿尔弗雷德,你可以叫hero阿尔。”

“啧,”王耀突然松手,男孩就冷不丁地掉在了地上。真是的,自己就不该心软,就该让他自生自灭,现在麻烦了吧。“真是麻烦死了……”王耀转过身,从新拿起菜篮边走边说,但他并没有其他的表示。

阿尔不知所措地从地上爬起来,纯净的蓝眼就看着王耀渐渐走远,心里不禁弥漫一股委屈。他不要自己啊……

他站在原地,身上没有裹着王耀给他留下的披风,凛冽的寒风中,看着黑发人越来越小的身影,他只觉得心里更冷。

当他失望的低下头时,突然从前方从来喊声,“阿尔!你怎么还不过来?你真的想冻死在寒风中吗!我好不容易把你救活的!”

阿尔弗雷德惊喜的抬起头望向前方,看着在前方给他招手的王耀,一瞬间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大声的喊回去,“嗯!hero马上就来!”然后立刻捡起地上的披风披在自己的肩上,跌跌跄跄的跑过去,追上了王耀。

“呐呐,你叫什么名字?”

“王耀,你可以叫我耀哥或者耀爷。”

“hero可以叫你耀吗?”

“不可以。”

“那耀你家在哪?”

“都说了不要这么叫我!”

“hero好饿……去耀家的话会有吃的吗?”

“所以说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从那以后王耀就开始了他带孩子的生活,他不得不说的是,洗干净了的阿尔还挺可爱的,金发蓝眼,性格又开朗,活脱脱的一个小太阳。家里突然多了个孩子,貌似自己的生活也热闹了许多,习惯了常年孤独一人的王耀感觉这样也挺不错的。他已经太多年没有享受过陪伴的滋味了。

当然,王耀很快就发现了,阿尔的性格不至于“开朗”,他未免有点太活泼了些。

“阿尔,我说过多少次了,花园里的是茶叶不是杂草!你怎么会把它们当成杂草给拔了啊!”

“阿尔,我的古董花瓶你是不是又摔碎了?怎么又少了一个?”

“阿尔,你这么大了怎么还要跟我睡?你睡就睡怎么还喜欢乱摸?你这样,长大了哪个女孩子会跟你在一起?”

“阿尔……”

王耀都不知道有多少次,阿尔弗雷德调皮到让他想撵人的,但每次对上他那双极具有欺骗性的蓝眼,王耀就心软了,看着他那委屈巴巴的小脸,气一下就很不争气的消了。

哎,算了算了,随他去吧,把他养大就好了。王耀总是这么想的。

但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看着已经比自己还高的阿尔弗雷德,王耀不由的感慨,还是当年那个小孩子好啊,随时还能抱在怀里,还那么粘自己,还会用那种暖化人心的语调告诉他“hero最喜欢耀了”,虽然现在也会,但王耀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情感不在那么单纯了。

而且他长大了,不就意味着自己该放手了吗?王耀总会这么想,只要一个龙静下来之后他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这些。

“耀!你在干嘛?”身后突然扑来一个人,差点没把在游神的龙神给吓死。

“阿尔你真的是越来越重了!”收回思绪,王耀无奈的叹口气,“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

“hero在你面前长多大都很小吧。”环抱着王耀的阿尔笑笑,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王耀的脸颊。

“不要总是变相提醒我比你老这个事实好吗?”王耀推了推阿尔,但对方却环顾的更紧了,王耀索性懒得抵抗了,任由阿尔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抱着,“小崽子真没良心,养大了就嫌我老了。”

“哪有,hero最喜欢耀了怎么会嫌弃你。”

“别跟我皮了,反正你是长大了,是时候该自己出去独立了。”王耀不着痕迹的苦笑了一下,早点离开也好,省的自己再牵挂几年,反正迟早就要走的,不是么?还不如自己提前放手。

“不要,hero还未成年。”听到王耀又说起这个话题,阿尔松开手,绕过桌子坐在王耀对面,拿过王耀喝过的茶杯自顾自的喝起来。

“也快了啊,你早点准备也好。”王耀在阿尔喝完水的同时抢过茶杯,倒了些水冲了冲。

“耀,你嫌弃hero,hero用过的茶杯还要洗洗。”用蓝眼不高兴的看着王耀,自诩为世界第一hero的阿尔表示被自己喜欢的人嫌弃了很不开心。

“……我哪有。”

“那你为什么要洗?”

“我这是……”

很多时候王耀都会由着阿尔故意岔开话题,对于分别的话题,他们都不喜欢,但却必须面对,所以王耀就成了正视现实的那一个,而阿尔,就扮演着逃避现实的那一个。他们一唱一和,虽然都知道,但都没有正真的说透。

直到那一天的来临。

阿尔刚过完成年礼不久,就有一大群“人”来了,他们说他们是来自西方的天使,特意来带大天使长阿尔回去。

对于阿尔这个新身份王耀也不是特别的惊讶,毕竟从小带着阿尔长大的他早就发现了阿尔有些不同寻常之处,比如说他虽然调皮,但总有小动物喜欢往他身边聚连凶猛的野兽也对他恭敬有加,再比如他总是很幸运,很多时候他都能逢凶化吉。王耀以为阿尔就是传说中被神眷顾的孩子,可他没想到阿尔就是神他本身。

王耀一直微笑着听那些年老的天使们说完关于阿尔的身世,他很冷静,最后他们说完后还告诉他们,阿尔既然那么重要就带回去吧,回去做做事为人类谋福总比在他这里一天无所事事要好。

听到王耀这么说的hero先生不干了,撒娇耍赖发脾气,除了一哭二闹三上吊,阿尔是什么都用上了,就为了让王耀改变心意把自己留下。

“耀,hero想陪着你,不想和他们回去当什么天使。”在阿尔要离开的前一个晚上,他又跑到王耀房间。

还在书桌前看书的王耀要就知道今晚阿尔回来找他,所以没有早早的上床睡觉。

“乖,你知道你长大了,这就意味着你该承担些责任了。”

“可是……hero不想留你一个人……比起让一群人幸福hero更愿意让你一个人幸福。耀其实一个人很久了吧……”

王耀心里默默苦笑,但表面还是谦和的样子,自己害怕一个人的事,他早就知道了啊。“一个人挺好的。”尽管有太多私心,但一开口,还是只有放手。

“耀真的这么想?”阿尔紧紧的盯着王耀,希望在他眼中找出一丁点的不舍,一丁点也好。

“嗯,你应该回去当你的大天使长,这是你的职责。”

“那hero执意要留下来呢?”阿尔不死心,继续追问,其实只要一句话,他就可以背叛他该有的世界,为了他留下来。

“我会讨厌你的。”也会讨厌耽误了你的我。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那hero就走。”

第二天,王耀没有来送阿尔,其余的天使们一一向王耀告辞,唯独也没有阿尔。从窗子里看着外面的一举一动,王耀终于在他们消失后的那一瞬间,再也忍不住了。

你走了,我又是一个人了啊。

从打算收留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到来,但为什么我还是会哭呢?我都知道这是必然的啊。

你要走,为什么又要留给我残念?你明知我不该也不能留下你。

我那时就不该收留你啊,若是放任你不管,那我怎会习惯你的温暖,怎会习惯你的陪伴。可我更不忍心你就那样死去。

我终究还是习惯了你。我终究还是受不了孤独。

你不该让我看到你最后那句“我爱你”的口型。

阿尔弗雷德,我是不死的龙神,但我却因情所困。

你是我到不了的彼岸,可能这才是此岸的价值和意义。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样把一个甜梗改成虐梗的……

但感谢看文的你♡)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