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矢可

佛系青年 , 万事随缘

手癌晚期,话废本人无误了ww

随意勾搭♡

【耀燕】荼靡

☆第一次写的bg文,雷者慎重

☆真的bug只有那么多了,带着一颗包容的心态看吧

☆狗血,只是觉得他们也很适合(?)













“生命短暂,少女快谈恋爱吧,趁红唇还未褪色之前,趁热情还没变冷,谁都不知明天事……”


呐,你知道荼靡吗?那种白色柔软的小花,听说它是天降的吉兆。

那个春天,王耀的阳台上的花盆里,莫名多了一株荼靡;那个春天,王耀的生活里,突然闯进入了一个名为王春燕的少女。

少女并不是那种能立刻吸引人的存在,如果不是偶然一瞥,是完全不会注意到她的惊鸿。

仅仅是在街角不经意的路过,王耀和白衣黑发的少女对上了眼。仿佛刻意安排,在看见少女的第一眼,王耀似乎觉得这个陌生的少女是在等他。

对视了好一会儿王耀才反应过来少女也在看着他,尴尬的收回视线,王耀走到她的面前,在少女含笑的注视下,王耀尽鬼使神差的开口邀请少女,“你……是一个人吗?一起喝杯奶茶……怎么样?”

“好啊。”风铃一般的声音,轻轻撩拨着王耀心弦,他微微失神,一种熟悉的感觉从他心里的角落悄悄蔓延开来,他感觉自己似乎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王耀摇摇头试图将脑袋里一些混乱的东西甩出脑袋,那一瞬间,他没有错过少女眼中一闪即逝的期待。

但她到底在期待什么?王耀不得而知。他只知道少女时而深长悠远的目光总像是在透过自己看另一个“他”,他从少女的眼中仿佛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身影。

他却总能轻易看出少女眼底刻意隐藏的眷恋与不舍。他不懂,她是在眷恋着谁又不舍着谁?王耀看着少女时心里总会泛起阵阵苦涩。

而窗台上的那朵白色荼靡看上去要开了。

王耀和少女认识快两周了,少女名曰王春燕,比起直唤她本名,她更愿意让王耀叫她“燕子”。第一次叫她“燕子”的时候,王耀又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像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也这样亲切的唤过别人,一个记忆中不曾有过的少女。

王春燕给王耀总会带来不经意的熟悉,这让王耀在除了她的名字连她的身世背景全都一概不知的情况下,也没有过多的询问,反正他觉得王春燕肯定不会伤害他。

王耀只觉得她是个奇怪的女孩,但他却没有理由的信任着她,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纵容王春燕待在自己身边,他看不透自己对王春燕模糊不清的情感,所以他也纵容着自己。

他对王春燕到底是什么感觉?他也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对她的好感是哪来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她提出交往的请求,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对她怎么会产生名为“喜欢”的情绪。

太不正常了,王耀觉得,如果这真的是梦,他却不愿醒来。这一切的一切,他尽然会觉得理所当然。

王春燕喜欢穿白衣,王耀自从认识她以来就从来没有见过她穿别的颜色。可能是她很适合白衣吧,王耀想,他喜欢看墨发如水的王春燕一袭白衣,那样的她看上去宛如一只正真的自由无疆的燕子。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一切的发展都太快,仅仅相识一个月,王耀却觉得他和王春燕度过了今生今世。春天的尾声近了,不知是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还是别的什么,王耀觉得王春燕越发的美丽了,就像窗台上那独自一株含苞欲放的荼靡。

那个晚上,他们如往常一样吃了晚饭,王春燕在陪王耀洗完碗后,提出让他陪自己出去走走的请求。

他们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时候,以往他们也像会打情骂俏的正常小情侣一样,拉拉手,说着一些对未来的憧憬。王耀都不知道他们之间为什么会进行的这么快,但他感觉这样也挺不错。

不过今晚,从出家门开始,王春燕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他只是轻轻挽着王耀,两人慢步的走着,彼此沉默着。

王耀也不清楚他们走了多远,他没有挑起什么话题,他感觉王春燕有事瞒着他,不过她不说他也不会问太多。直到月亮已泛起银光,王耀才转过头问,“燕子,累吗?”

“嗯,还好。耀,我们去那边坐坐吧。”王春燕笑着摇摇头,但她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石凳,示意王耀去那边。

陪着王春燕坐下,王耀温柔的用另一只手揉了揉王春燕的头,“燕子,今天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心情不好吗?”

“没有啦。”王春燕将头靠在王耀的肩上,左手与王耀的右手十指相扣。

“那你今天怎么怪怪的?”王耀用手回握着王春燕的手。

“嗯……耀,想听故事吗?”没有回答王耀的问题,王春燕停顿了一下转过头看向他。

王耀眨眨眼示意她继续,王春燕笑笑,又转过头望向空中的明月,“这个故事很长呢……

听说在上一世啊,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路边有朵荼靡花。有一年吧,不知是什么奇怪的天气,尽然在春天里还下了场暴雨,这朵荼靡呢,终究也没能挺过这场暴雨,等风雨过后她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了。

不过也是上天可怜她吧,第二天就在花撑不下去的时候,路边经过了个书生,他见这花也是可怜,便小心翼翼的将那朵荼靡带了回去,在他的悉心照料下,这荼靡也算是勉勉强强的活过来了。

书生也很高兴,他觉得这荼靡是有灵性的,便每天对着她述说自己的心事,每天出门他看到一些有趣的事儿了,回来了也会一一告诉那朵荼靡花。

可能真的是奇迹吧,那朵原本没有情感的花竟然也懂了人的情感,于是她每天就向花神祈求着,能不能有一天她也可以以人类的形态站在书生的身边。

她的执着与诚意感动了花神,花神便答应了她的请求,但她只能维持人形到开花之前,而且在她化为人形的期间她还不能主动的对书生说喜欢,只有书生在她时间到之前,和她两情相悦了,她才能永久的维持人形活下去。

于是她如愿以偿以人类女子的身份和书生再次相识了。书生性格很温和,他对凭空出现在他家院子里的女子依旧以礼相待,女子说她被亲人逼迫着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于是便逃了婚,一个人不知怎么就来了这里。

书生没有怀疑她,不仅好心地收留了她,而且听说她没有名字还很好心的为她取了名,他说,

‘现在是春天,而你又是为了自由逃出来的,多像燕子,那不如就叫春燕吧?我希望你像春天的燕子一样,自由无疆。’

从此那朵荼靡花边有了名字。可是,她没有等来她想要的结果。

在她就要开花前的那几天,书生不幸落水身亡。

她不甘心书生就这样走了,她很伤心,这样不清不楚的结果她没法接受,她更无法接受的还是书生的意外身亡。她又哭着向花神祈求等书生转世后再给她一次机会,花神很同情她,便给了她第二次机会。

那朵荼靡也不知道等了多少年,她终于才等到书生的转世,书生还是他上一世的模样,就连性格气质也那么的相似,荼靡等了那么多年还是找到了书生。

这一世的书生也会叫她燕子,也会疼她宠她,他们在一起了,可是荼靡没有等到那句话。

花神告诉过她,如果这一世还没有结果的话,那么她就必须走了,这一次荼靡就是真正的要消失了……”

王春燕说完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她看向王耀,轻轻贴上王耀的唇,不到一秒便退开,边流泪边笑着说, “王耀,我爱你。”

“不不,燕子这不是真的对不对?我也爱你啊!!!”王耀睁大着双眼摇着头,泪水不自觉的往外滚,他伸手紧紧的抱过王春燕,但是他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手穿过了王春燕的身体。

“燕子燕子!你不要走啊!!!!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王春燕趴在王耀肩上,满足的笑了。她变的越来越透明,但她毫不在意,“耀,谢谢你。你知道吗,盛开的荼靡花其实很漂亮呢……”

“燕子!!!!!!”

月光下,少女的人形不再,她化为一缕淡淡的青烟,一边消散着一边向月亮所在飘去。

月光下,少年向着月亮的方向跪着,他的脸上布满泪水,口中呢喃着“对不起对不起……”

月光下,窗台上那朵荼靡花迎着月光盛开着,柔嫩的淡黄色花蕊,洁白的花瓣泛出淡淡光辉。

“梨花雪后酴醿雪,人在重窗浅梦中。”

呐,你知道荼靡吗?那种悲伤的花朵,那一份韶华胜尽的末路之美。


(真心感谢每个姑娘的阅读和喜欢♡

其实我只想说这个关于荼靡的脑洞其实是来自语文的诗歌鉴赏题的……orz它当时考的真的好难,让我记忆犹新

荼靡花这么美为什要拿去做题?它就适合来写文!虽然我写出来貌似也是惨不忍睹……)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