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矢可

佛系青年 , 万事随缘

手癌晚期,话废本人无误了ww

随意勾搭♡

【小鸟面包】所以和……在一起了

☆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人设,反正人设不重要

☆人物ooc

☆他们已经很冷了所以我就想让他们甜

☆如果吃普耀,且能包容各种缺点就↓






听说搞文学的和搞艺术的人在一起,全世界都是他们的风花雪月。

当然这还是要看对象,要看他/她搞的是什么艺术或者是什么文学。

想想看,如果是个从事写恐怖小说的文字工作者和一个热衷于形体雕塑的行为艺术家在一起,好吧,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世界观如此不同的两人。

不过,如果他们彼此深爱着,这也没什么吧。至少,王耀是这么觉得的。

【关于告白】

基尔伯特和王耀是在学校舞会上第一次遇见的。被朋友拖来的极不情愿的基尔伯特,以及陪妹妹来舞会玩的王耀,不经意的擦肩而过,却让彼此难以忘怀。

w大音乐系被称为摇滚天才的基尔伯特,英俊的面容,独特的嗓音,霸道的歌词,酷炫的摇滚风,还没有正式出道就已让多少的少女为之着迷。

w大中文系校园杂志专栏写手王耀,温柔的性格,清秀的长相,谦和的态度,优美的文笔,他是中文系引以为傲的大才子。

这样两个八竿子打不着一起的人,却还是被联系在了一起。

那次舞会后基尔伯特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来了王耀的消息,于是他突然给发小伊丽莎白说,他要补中文,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就要自己学校中文系的同学帮他补补。

精明如伊莎,一听基尔伯特这蹩脚的理由,就知道他醉翁之意不在酒,打趣问基尔伯特看上中文系哪个妹儿了,她绝对给他当僚机。

结果基尔伯特一开口就是人中文系大才子王耀的名字,让伊莎有些咋舌。“好小子,眼光挺叼专的啊,中文系那么多好看姑娘,结果你就看上人一家系里的宝了,啧啧啧,还是有出息有出息。”摸着下巴,伊莎作为资深腐女,很自然的接受了自家发小喜欢男人的现实。小小的兴奋了一下,伊莎又自顾自的摇摇头:倒是可怜了那些基尔伯特的小迷妹,还没开始,人家就出柜了。

“那是,本大爷看上的人,怎么能比本大爷差!”基尔伯特嘴角止不住的上扬,连他养的宠物肥啾也配合的点头。不过伊莎完全不知道基尔伯特在骄傲什么,明明八字都还没一撇,“男人婆,你现在知道了就快去帮本大爷约人,就今天搞定它。”

“呵,你这是请人帮忙的语气吗?”伊莎对着基尔伯特毫不客气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感谢姑奶奶我吧,你的事基本上妥了,而且老娘今天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称呼的事了。还有麻烦你把你那乱七八糟的衣服换一换,不要给我穿的奇奇怪怪的就去见人,免得丢人现眼。”

事实证明伊莎敢这么说,那肯定是她有把握的,明明下午基尔伯特才给他说了这件事,结果晚上伊莎就告诉他明天带他去找王耀。

于是基尔伯特和王耀的缘分就这样被牵在了一起,就这么简单。

就王耀本人来说,他对与基尔伯特的再会也没多大的意外,仅仅是在舞会上的匆匆一瞥,他却有一种一定会再遇见的想法,所以在再次见到基尔伯特时,他尽会有种欣喜的感觉。

王耀被自己的心情下了一跳,“欣喜”……对谁?基尔伯特吗?为什么?王耀有些恍惚,他从来不信会有那所谓的“一见钟情”,更重要的是,这“一见钟情”的对象还是个男人。

不过王耀是的敢于接受现实的人,况且他发现了自己意外的对那个天天来他们系找他补习的聒噪的银毛有着这说不明的情绪。可能这真的是那狗血的一见钟情。

一开始基尔伯特还只是隔三差五来中文系找找王耀给他补补课,结果到后来两人混熟以后,基尔伯特基本每天都会来,从早上送王耀来系里,到中午来找王耀一起吃午饭,再到晚上来接王耀下晚自习,甚至有时没课了一整天都可以看到两人在一起。这样亲密的举动让所有有眼睛的人都以为他们是在谈恋爱。

但是王耀告诉他们,自己和基尔伯特也就是个朋友关系,最多还能算个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但不管怎么样绝对不会是他们想的那种关系。

王耀每次这样很他们系的同学解释时,旁边一群yoyoyo就会跟着起哄:你唬谁谁呢,没谈过恋爱不代表没看过别人谈恋爱,你们这关系,谁还会信你们有你说的那么清白。

而且就连他的胞妹王春燕都说,“哥你不用再掩饰了,我们都长了眼睛,虽然基尔伯特是吵了一点,不过他是个好男人啊,你们在一起会幸福的!”这话王耀每次听都听一脸懵,结果不等他发问,起哄的人总会一溜烟的就不见了。

什么叫吵了“一点”啊……明明他是特别聒噪的好嘛。王耀有些无奈,虽然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重点关注的不太对。

聪明人总会忽略一些挑明说的事吧,王耀怎么想,谁又知道呢?

不过王耀还是还是走了个形式,在某次给基尔伯特补课的时候提了提这个事。

“哈?他们尽然说我们像一对?他们真的长眼睛了的吗?”基尔伯特把手上的笔随便一扔,向后一靠,“明明本大爷和你本来就是一对好吗?肥啾你说是不是?”基尔伯特用手挠挠在自己银发上小黄鸟,向它证实着。

“啾啾啾啾啾!”

“……不要占我便宜。还有不要给肥啾灌输什么奇怪的思想。”微微停顿几秒,王耀不自在的别过脸,顺手捞走小黄鸟捧在自己怀里。

“切,什么嘛……这么正经。”撇撇嘴基尔伯特看向王耀。从他的角度看去,王耀正低头含着笑逗弄着手里的小黄鸟,眉宇之间倾尽温柔,墨发自然的搭在肩上,衬地他的线条愈发柔和。基尔伯特看着便有些出神。

“想什么呢?还出神,阅读练习还做不做啦?”王耀逗了逗小黄鸟,心情还挺不错。

“想你,想你什么时候跟本大爷谈恋爱。”看着王耀琥珀色的眼,基尔伯特一本正经的回答。

王耀怔了怔,好半天才回过神,故意咳了咳嗽,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行啊,只要你来我们系边弹边唱《甜蜜蜜》,我就考虑考虑。”

向天发誓,王耀绝对不是恶趣味到让基尔伯特唱这首歌,这首歌只是他刚刚在大街上上听到的,他还没来得及组织语言,结果这首歌的名字就立刻出现在他脑海里,然后他就顺口说出了。

就算不是故意,王耀的话换来的回答还是彼此的沉默。半晌,基尔伯特才开口说了声“哦”就没有了。

王耀心里有些苦涩,果然只是闹闹吗?看来从头到尾自作多情的只有自己一个人吧。王耀没再看基尔伯特,只是扯出一个极不自然的笑容,“我开玩笑的,你搞摇滚的怎么适合唱这种歌。”

那天的不欢而散倒是给王耀换来了好几天的宁静,从那天分别之后基尔伯特就发来短信说这几天要练歌来不了。王耀看着短信心里虽然堵堵的但觉得这样也好,让他好好调整情绪,把感情深埋心底,从新面对基尔伯特。

王耀以为他们就这么结束了。但一周后他收到了个天大的惊喜。

中文系这边刚下课,正巧轮着王耀做值日,有几个同学闲着没事也都留下来陪王耀。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做卫生,突然有个擦窗户的同学招呼他们快过去,楼下好像有什么事。

王耀没太大兴趣,继续做着手里的事,随便再听听看戏的人现场转播。

“哎哎哎好像是有人要唱歌哎,东西都摆好了。”

“对哦,看上去还是我们学校音乐系的,他们打算在我们这儿开演唱会?”

“傻吗你,你见过哪个开演唱会拿大喇叭的。”

王耀听着动作一顿,音乐系?唱歌?王耀有个不太好的预感。

“哦哦哦哦你们快看!那个人群中间的那个人!那个银头发的!是不是平时和王耀一起的那个!!”

“哎?确实很像哎……”

王耀扯扯嘴角,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他现在有点乱,基尔伯特这么突然出现,听他们描述的话,他那仗势好像真的要唱歌,王耀心里难免有些高兴,不过他还是有些紧张,万一他又想多了怎么办?他不想再有过那种自作多情的感受了。

楼下好像越来越热闹了,吵吵闹闹的王耀在三楼都听得到。王耀还是带着自嘲笑了笑,他不断地告诉自己,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不去在意就不会有希望。

结果窗边看热闹的人可不如他愿,一个劲儿的讨论着,突然又有人爆发出一声惊呼,“快看快看,有只鸟飞过来了……哎?它真的飞到我们这来了!哦哦哦它进来了!”王耀下意识的抬头向窗边看去,果然一只胖乎乎的小黄鸟衔着朵玫瑰从窗外飞了进来,认准王耀后直直的飞过来,“啾啾啾”叫个不停,好像在示意王耀拿下玫瑰。

周围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又开始瞎起哄,“哦呦耀哥,人家给你送玫瑰哎,还给你送上来了,哦呦呦呦。”

王耀脸有些发烫,装作没听到他们的话的样子,顺着小鸟的意思接过玫瑰时,他又注意到小黄鸟脖子上系了条红丝带,仔细一看还很像领带的形状。王耀哑然失笑,揉了揉它的毛绒绒的脑袋问,“你那个笨蛋主人挺用心的嘛,这么心灵手巧还给你做领带,嗯?小肥啾?”

“啾啾啾!”小黄鸟拍了拍自己的翅膀表示同意,可爱的样子逗笑了王耀。

王耀还想说些什么来逗逗小鸟,外面突然就响起了基尔伯特那极具特点的声音,“喂,里面的人!听得到吗?”

“我怎么感觉他实在找我们要人质?他送玫瑰真的不是来告白的吗?”窗台边某个同学有一丝疑惑。

“附议。”旁边另一个秒答,不过吐槽归吐槽,为了能继续看戏他还是好心的朝外边喊回去,“我们都听得到!王耀也是!”

“喂!”王耀没想到他们会这么耿直的回答,“你们听就听,扯上我干嘛?”

“哎,耀哥你害羞什么嘛,不要遮遮掩掩啦,人家给你告白呢,少了你怎么行。”几个男生给王耀挤眉弄眼的,唯恐天下不乱。

“你们……”

“王耀!你听好了!本大爷给你唱《甜蜜蜜》,你说的只要我唱了,你就跟我在一起!”楼下的基尔基尔伯特卯足了劲朝楼上喊着,甚至没有用大喇叭,但楼上的王耀就是听得一清二楚。

“哥你来真的吗?”一旁陪着他哥来防止他哥胡闹的路德维希真心有点不情愿,“我胃疼能不能先撤了……”路德维希看着周围半径越来越大的人群,有了想撤的念头,他已经考虑好最糟糕的结局了,凭自家哥哥走的风格,这首歌绝不是他能驾驭得了的,到时候被拒绝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不过就会有点尴尬了……

“哎路德你别啊,老娘还在陪他乱来呢,你放心,今天你哥就可以把你嫂子拿下。”伊莎笑呵呵的把手搭在路德维希的肩上。

“哈哈哈,对啊路德,你要信基尔嘛,犯傻都犯到这种地步了也不差这一会儿。”一旁基尔伯特的死党之一安东尼奥貌似很乐观。

“嗯安东你说的太对了,哥哥也觉得小基尔太辣鸡了,这么久了都还没把人追到,今天也只有再犯犯蠢看看能不能把人追到手。”死党之二的弗朗西斯又给基尔伯特来了致命一击。

“喂!你们可以闭嘴了。”基尔伯特越听越烦,瞪了瞪一旁的几人,“等着吧,本大爷今天就脱单!”

楼下又唧唧喳喳的吵了一会儿,不过楼上王耀连头都没有伸出来,而周围几个人还在打趣,“王老板你真不来看看?人家马上唱了哦,而且还指名道姓的让你听哦。”王耀白他们一眼,没有要去看看的意思,自顾自的逗着小鸟,但心思却完全不在这里。

下面一切都准备就绪,吉他的声音缓缓响起,是他们都熟悉那首歌。

甜蜜蜜,

你笑得甜蜜蜜,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

一改平日里唱摇滚的那种放荡不羁,基尔伯特刚一开口就震惊了在唱所有人,吐词清晰,声线柔和,虽然对原曲有改动,但是听上去是如此的契合!

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除了夏天里不曾断绝过的蝉鸣,基尔伯特的声音是那么具有穿透力,一字不漏的传向了楼上王耀的耳中,但至始至终王耀都没有去过窗台,去看过基尔伯特一眼。不是不为动,而是他太过惊讶。

唱到中间部分,基尔伯特有了喘气的时间,但他放下吉他又立刻拿起扩音喇叭对着楼上就喊:

“王耀!本大爷喜欢你!只喜欢你!从遇见你的的第一次开始,本大爷就喜欢你了!你听到了吗!本大爷喜欢你啊!”

张扬的银发在风中有些凌乱,看向窗台的酒红色眼眸里溢满着真情,一向嬉皮笑脸的他此时此刻尽也有些难见的认真与紧张。

不心动是自欺欺人。王耀觉得自己的脸真的很烫。楼下的同学在起哄喊着“答应他、答应他”之类的话,旁边的同学也还在开玩笑,“耀哥,你看人家都豁出去给你唱这么抒情的歌了,你还不答应人家啊?”

“是啊是啊,唱就算了还tm的唱这么好,他真的是学摇滚的吗?”

“对啊耀哥,人家本来就受欢迎,这么一唱估计迷妹更多了,为了我们系以及广大男同胞能够顺利脱单,耀哥你快去收了他!”

他们越说越起劲,有种你不答应我们帮就你答应的冲动。王耀就笑着听他们说,感受到他们的意图之后才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发型回答,“行行行我去还不行么?真是的,也不知道你们在即什么?中文系那么多姑娘你们还会找不到对象?”

“得,打住,我们要是不急一点,可是有小姑娘跟你抢人的好不?”

王耀笑笑,被他们推搡着下楼。一看主角下来了,人群自动让路,被如此对待的王耀有点不好意思,面子一向薄的他俊脸有些微微发红。

走到基尔伯特面前时,他刚好看着王耀唱完最后一句词。基尔伯特看着似笑非笑的王耀,突然紧张感更加强烈了,一向自信如他,但此刻他却是前所未有的害怕,害怕王耀说出那句他不愿接受的现实。

故意板着脸,王耀脸上的红晕褪去了许多,但仔细观擦的话,他被头发遮挡住的耳朵已经是红透了的。轻轻的咳了咳,王耀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严肃,“基尔伯特,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给你说说。”

“比如说?”基尔伯特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额头上的汗珠滑了下来。

“比如说唱歌这种事,麻烦下次不要做这种傻事了好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唱这种歌要压着嗓子,嗓子不难受吗?

还有,不要把我说的每句话都当真行吗?让你唱歌你就唱,而且这首歌都多老了,你也不想想我开玩笑的可能性,再说了,这首歌和你形象一点也不搭哎?不过这样也挺帅的。

最后,来给正常点的告白好嘛?别这么犯傻了ok?”说到最后王耀是在绷不住了,笑容越来越明显。他的墨发搭在肩头,琥珀色的眼瞳看上去似乎有点点星光。

“所以说?”基尔伯特看着王耀心里已经知道对方的答案了,但他不确定,他想确切的从对方的口中听到答案。

“所以说我要做你对象,要跟你谈恋爱啊!”

呐,知道吗?我也喜欢着你呢!从看见的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亲爱的,彼此喜欢还能在一起,这样太棒了!

所以我愿意选择以后有你陪伴的日子。

【关于求婚】

他们在一起了四年。

一起经历过太多事,分分合合但依然在一起,他们不再是彼此喜欢,他们是彼此相爱。

所以基尔伯特打算求婚了。

圣诞节前夕的平安夜,王耀因为工作要晚上才会回来,虽然基尔伯特是很不情愿他这么晚才回家的,不过也幸好王耀出去了,这让他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考虑从来和“浪漫”不搭边的自己怎么来营造个“浪漫”的求婚。

基尔伯特坐在沙发上,盯着手中价值不菲的戒指出神。银色的戒指看似很普通,但仔细一观察的话会发现戒指上的花纹是由一串漂亮的英语写成的“WANGYAO”,别有用心。

肥啾站在茶几上偏着头看着自家主人,见他许久不说话,便疑惑的开口“啾”了一声将思绪已经不知飘到哪里的基尔伯特扯回神。

回过神的基尔伯特收好手中的戒指,抬手揉了揉小黄鸟的头回答,“本大爷没事肥啾,粑粑还没给你取到麻麻呢,怎么可能有事!”状态一下恢复到了平日里那个自信又张扬的基尔伯特,不过小黄鸟貌似并不赞同基尔伯特所说的话,从他的“魔掌”里钻出来啄了他几口。

“哇肥啾,你胆子肥了啊敢啄本大爷了啊!”基尔伯特捂着被啄的地方,龇牙咧嘴的瞪着自己养的小鸟。肥啾看上去应该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啾”了一声偏过脑袋不打算看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有些气不过,虽然他知道肥啾是跟自己闹着玩儿的,不过小崽子的动作太不礼貌了!作为粑粑一定要教育教育!依旧没有意识到肥啾的偏头只是代表不认同他这个“粑粑”而已的基尔伯特,站起身打算抓过肥啾好好教育。

肥啾虽然长得胖乎乎的,但它灵敏度高,好几次躲开基尔伯特的“袭击”,惹得基尔伯特一直在屋子里追它。

一人一鸟在屋子里闹到王耀回来才停下,王耀看着乱糟糟的房间,再看看没有一点要认错打算的基尔伯特,他笑着问,“你们打算拆迁?”

“切,哪有……还不是肥啾啄本大爷。”将头侧向一旁,基尔伯特故意不去看王耀,怕他注意到自己的紧张……

“哦——”王耀拖了个长音,又把目光投向一旁的肥啾“那肥啾你过来,你怎么突然就啄你主人了?平时你不是挺喜欢他的吗?”

一提起这个,肥啾就陷入狂暴状态,“啾啾啾”的叫个不停,王耀见状连忙给炸毛的小鸟顺毛,温柔的语气专注的的神情,似乎让基尔伯特回到了四年前的那个夏天,他再次看着王耀出了神。

“怎么还喜欢发呆啊,嗯?你又在想什么?”王耀走到基尔伯特面前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嘴角一直无意地含着笑容。

“当然是想你,本大爷只会想你,”再次收回神,基尔伯特抿抿嘴,熟悉的对话仿佛让他真的回到了四年前,他的神色难得有些紧张,不过很快他又定下神,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戒指盒,在王耀惊讶的目光下打开它,“想你什么时候嫁给我。”

基尔伯特不再是当年那个不会准备的少年了,不是那个说话会被王耀当做是玩笑的少年了。他是个男人了,岁月的流逝让他懂得什么时候该提前准备,不管对于他,还是王耀,求婚这件事,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这意味着什么。

但, 他不是早就决定了吗?求婚。这不是一时的冲动,做事一向果断的他对于这件事也有过慎重的考虑。从他有这个打算开始,整整一百八十六天,他每天都在想着这件事。

他绝对不是心血来潮。他爱王耀。这是最坚定的答案。正是因为爱他,所以才会有余生想要跟你一起度过的想法。基尔伯特深知自己和王耀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他爱的是他,他想要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是王耀。

我想对你负责,我想一辈子都陪着你,那和我们不是同一世界的人没有关系。我就是爱你,这是我的错吗?显然不是。

戒指在灯光的映射下散发着光辉,王耀脸上的惊讶一览无遗,他看了看戒指又抬头去看基尔伯特。

不知什么时候,基尔伯特已经长高到需要抬头才能看着他了,容貌和他以前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他的轮廓更明显了,他身上不仅有的是狂野不羁,还有一份成熟的自信。王耀望进他的红瞳,他看到不是平日里的张扬,取而替之的是不安的紧张。

他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这样紧张了?王耀不得而知。他对突如其来的求婚只有着一些淡淡的惊讶,甚至比基尔伯特当年在他们系楼下唱歌时的惊讶还要弱。是因为不在意吗?王耀深知答案不可能是“是”。他只是觉得两人会一直在一起。

他对他们关系的自信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做事向来小心谨慎的他,对情感的事尤为明显,他一直以为他会苦心经营自己的恋情,可事实并没有,和基尔伯特在一起的每一天都会给他一种两人会一直走下去的感觉。

王耀知道自己会产生这些感觉的原因,只是他们似乎美好的又太不真实。

但当他正真注释着基尔伯特时,那种不真实的感觉瞬间烟消云散,为什么?

正因爱你,仅此而已。

王耀的笑意越发明显,浅浅的琥珀色眼瞳煞是好看。当他最后一丝犹豫消散时他开口,“为什么我要嫁给你?”

没有想到王耀会问这种问题,基尔伯特怔了怔,但又立刻打起精神,他懂王耀,既然如此问道,那么王耀已经从内心深处答应他了。

基尔伯特的露出自己尖尖的犬牙笑了,他拉过王耀的手,回想着弗朗西斯教给他的东西,取出戒指,微微弯下腰,闭着眼睛在王耀的手背上落下轻柔的一吻,

“因为你是王耀。”

很少见到过如此认真的基尔伯特,他的银发仿佛在宣告着他是天生的王者,他从不低头。但此时此刻,他的头却为了自己的爱人而低下了。

“我为什么会答应你?凭什么,我应该答应你?”笑意不减半分,王耀由着基尔伯特的动作。

基尔伯特用另一只手将戒指一次性带在王耀的无名指上,他的手指洁白修长,银色的戒指和他的手指很搭。注视了几秒后,基尔伯特抬起头,血红色的眼眸再次对上琥珀色的眼眸,他坚定而又自信的声音响起,

“就凭本大爷是基尔伯特。”




(那个《甜蜜蜜》真的只是我心血来潮,

我实在想象不出普爷唱是什么效果emmm

果然放了假就不可能在十二点之前睡啊……

感谢每个姑娘的阅读和喜欢♡

你们一定要早点休息♡)

评论(1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