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矢可

佛系青年 , 万事随缘

手癌晚期,话废本人无误了ww

随意勾搭♡

【东方树叶】游戏真的是这么玩的吗?

☆cp:朝耀×菊耀,其他友情向

☆私设一大堆,还有ooc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果然,只有放假能让学生党撒欢了。

还没考试的时候,王耀他们班的某些男孩子就打算放假的时候来一场惊心动魄的真心话大冒险了。

这个惯例是王耀他们班貌似从第一学期开始就有的,如果不是上学期和上上学期总有人因为莫名其妙的事耽搁,人少不好玩,那两次都没玩尽兴,不然他们班一群整天无所事事的大老爷们是不会花整整一个月时间去计划的,也不会熬过最后一堂考试,在交完卷的那一刻,兴奋的差点当着监考老师的面大吼一声“哈哈哈劳资终于解放了”之类的话。

王耀考完试回班的时候,班上的人差不多都回来全了,整个班里闹闹哄哄的。王耀虽然知道放假总让人情绪高涨,不过没想到他们会那么兴奋。

在心里小小的惊讶的一番,王耀拉开椅子坐下。他刚刚坐下,前高中同学兼现同班同学伊丽莎白就来找他,对方俯下身用手撑在王耀桌子上,饶有兴趣地挑挑眼问他,“今晚约吗?”

一脸惊悚的看了眼伊莎,继而王耀又边收拾东西边冷淡表示,“不好意思我们不约。”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梗过时了。”

“哎呦,耀别呀!”一点也不在乎王耀的冷淡,伊莎见王耀前面的位置还空着的,毫不介意的坐下来,笑的一脸谄媚,“今晚老地方,一学期一度的真心话大冒险,真不来?”

王耀实在想不通,当年为什么会用“促进同学间的互相了解”这个理由来开展这个“活动”,想找乐子想听八卦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你们今年又想干什么?”

“啊啊你知道,前两次就因为一些奇怪的理由基本就算取消了呗?这次的话不会了。”

“所以说你们人都够了,就不用叫我了吧?”王耀没抬眼,继续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说实话,他不太喜欢凑热闹,这种人多的大型活动,他确实不太感兴趣,虽然和同学们搞好关系也比较重要。

“不不不,耀你都没来怎么算的上够呢?”伊莎继续她的劝说,“要不是耀你平时太高冷,与同学们接触太少,都不怎么了解你,那他们不会派我来叫你的,你想,这也是拉近距离的一种方式嘛。”

王耀向天发誓,他真的一点也不高冷的好吗?他只是不太喜欢和不熟悉的人说话,不太习惯和别人接触而已,这样叫高冷?这顶多只能算社交恐惧症,如果真的说高冷的话,貌似看上去最像的,应该是他们班班长柯克兰同学吧?

见王耀有些动摇,伊莎加大火候“循循诱导”,“耀,你真的要来啊,你来的话,不仅能帮你克服社交恐惧症,而且你来了至少还会再来两个人!”伊莎眨眨眼期待的看着王耀。

“克服恐惧症我们不提,那为什么我来的话还会再来两个人?”王耀停下手上的事,笑着问伊莎。

伊莎撑着脸,也眯着眼笑的一脸灿烂,“这个你就不用知道原因啦,所以说你晚上要来咯?”

“你都这么说了我晚上也只有来了啊。”不是发自内心的情愿,但王耀知道要是现在自己不同意的话,按自己对伊莎的了解程度,她会一直磨着自己直到自己同意为止。

“那等会把时间和具体位置发给你,如此配合的你真是太好啦!”伊莎笑容明媚,她微微抬头,视线穿过王耀向后看去,“你说是吧,本田同学?”

被称为本田的男生头发剪的干净利落,恰巧齐颈,衣服也穿戴地整齐,给人一种严谨的感觉,他默不作声的站在王耀椅子后,如果不是伊莎开口,王耀肯定还不会注意到他。王耀转过头微笑着看向他,“小菊?你回来了?”

“嗯,”见伊莎还不打算从自己位置上起来,本田菊把东西放在自己桌上后,转身向着王耀,“在下想知道耀君今晚会去?”谦逊的言辞,日本男孩的礼仪总是做的很好。

“嗯……会,刚刚答应伊莎的。小菊,你呢?去吗?”一改先前的随意,王耀对本田菊说话的声线里,带着本人不易察觉的暖意。

感受到这一点的,一向在外人面前不拘言笑的本田菊嘴角也勾起一点小小的弧度,“嗯,在下会去,和你一起。”

没被本田菊正面回答问题的伊莎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容越发明显,“本田同学记得一起来哦。”伊莎站起身,送给两人一个暧昧的眼神,她转身又看见门口刚进来的班长大人,一脸高兴地边打招呼边向那边走,“呐!亚瑟亚瑟!快来我跟你商量个事儿!好事!”

“小菊,伊莎刚刚,那是什么眼神?”王耀坐在位置上看着伊莎离开的背影,皱皱眉一脸不解。

尽管知道伊莎的意思,本田菊也只好装作不懂的样子,摇摇头叹了叹气回答,“在下也不清楚。”

——

王耀以为他们来的算早的了,结果他和本田菊到时,该来的已经来的差不多了,聚在一起开黑吃鸡什么的。

王耀其实也很好奇,他一般不参加这些活动,所以偶尔一次的话,他还是觉得挺有意思的。

刚进门,一些闲着没事干的同学就注意到了王耀和本田菊,此起彼伏的吆喝着给他们打招呼。本田菊还好,一一的回应着,不过王耀听见这么多招呼声真还有点不适应,有点尴尬的微笑着点点头后,就侧了侧身子,往一同前来的本田菊身后稍微躲了躲。

不过这个小动作还是被眼尖的同学看见了,一瞬间又有一阵呦呦呦的起哄声传来。

“耀君,很不习惯吗?不然我们回去吧。”本田菊顺着王耀的动作,偏过头在耳边低声询问着他。但在外人眼里两人的姿势可是暧昧的不行。

“算了,小菊,来都来了……”没有躲闪,王耀一点也不觉得两人的姿势有什么不妥,不过近距离的接触还是让王耀的耳根不自觉的红了红。

王耀和本田菊的关系很好,可以说是送有记忆开始,两人就认识了,就算初中高中都没在一起读,不过并不影响两人的关系,加之王耀上大学之后恰好和他一个班,自然而然两人许多事都一起了,所以对于彼此一些亲密的动作也觉得没什么。

“耀,你来了?”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果然王耀转过身就看见了自己的同桌兼班长,“还不进去吗?”

“亚瑟!嗯……我们才来,还不知道坐哪,我没看到伊莎他们。”虽然有些惊讶自己素来不怎么合群的同桌出现在了这里,不过转念一想,依照伊莎下午那架势,亚瑟要是不来那才奇怪了。

“伊莎的话出去吃饭了,要晚一点才回来,她让我们先玩儿着,位置的话,都是随便坐的,我坐在那边,旁边没人,你跟一起吗?”金发碧眼的英国人抬手指了指角落空着的位置。

包间里都是扎堆在坐,差不多也将位置坐完了,不过王耀没看到哪里有像角落里空着那么大的位置,王耀看看角落又看看亚瑟,突然笑出来,“亚瑟,不会是你板着脸让他们都不敢来你旁边坐吧?”

亚瑟抿抿嘴,注视着王耀轻笑,“有吗?我觉得还好,他们不来我总不能强迫别人跟我坐吧?”

“说的也是,”尽管亚瑟和自己的关系还不错,王耀还是有些不习惯对方直白的眼神,只好有点不自在的别开视线,扯扯旁边本田菊的衣角,“小菊,我们过去坐?”

“在下听耀君的。”回给王耀一个浅浅的微笑,却让王耀十分高兴。本田菊又瞥了一眼旁边同样微笑着的亚瑟,好巧不巧对方也将视线移向了他,虽然只是一瞬间,但给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随后又偏过头去和王耀有说有笑走去角落。

跟在两人身后,本田菊收敛了笑容,极为小声的“嘁”了一声。

——

晚上的重头戏肯定是在“某些搞事情不嫌事大”的人期待已久的真心话大冒险上。

桌子上放着的惩罚牌有多变态,经过几轮游戏下来,王耀也见识到了,幸好今晚太运气还不错,玩了几次之后都没轮到自己。

虽然心里还是很同情那些玩大冒险的同学,不过王耀突然觉得看别人被整还是挺好玩的。当然别误会,他可没有什么奇怪的癖好,真是单纯觉得有意思而已。

毕竟不是随时能看见平日里一丝不苟的班长大人对墙“深情”告白的。

王耀看着亚瑟对着墙,紧紧皱着他十分有特色的粗眉,碧眸里冷淡万分,记忆力超强的他嘴上的台词一字不漏的背出来,惹得周围同为理科生的同学直呼不公。不过他们也不敢对班长大人玩过火了,他们下学期可不想做事被班长鸡蛋里挑骨头。

要是能在有点感情就更好了,王耀心想。他不知道别人想的是什么,不过就靠他和亚瑟的关系,他也敢脑补一下自己同桌含情脉脉的盯着一面墙说一些肉麻的话,真的是想想都觉得好笑。

事实上他也笑了出来。

“在笑什么?”亚瑟刚好结束“告白”,转过身示意了一下后,就注意到自己身旁的王耀低着头在偷笑。

“我在想以后你告白会不会也是这个样子?”担心引起别人的注意,王耀憋笑憋的难受,还夸张的搽了搽眼泪。

王耀笑起来着实好看,脸颊微微发红,亚瑟总觉得他像朵小向日葵,那种迎着阳光的可爱模样。

“你要试试吗?”不自觉的说出这句话,让王耀一怔。看着王耀有些迷茫的表情,亚瑟又试探的问,“我的告白有没有感情,不然你试试?”

昏暗的灯光下,亚瑟祖母绿的眼瞳却异常的明亮,他直直地注视着自己,王耀的一时脑袋有些混乱,“亚、亚瑟?”

“在下觉得耀君应该不需要,”刚上厕所回来的本田菊一进包间叫看见角落里的两人对视着,周围的气氛格外暧昧。明明只是上个厕所,结果回来就成这个样子,本田菊穿过人群快速回到自己位置上,用手挡在两人面前,阻断了两人的视线,“班长大人,这种话还是留着以后对心上人说吧,随便找耀君试验的话,会使耀君困扰的。”

亚瑟抬起头,看着王耀身后没有笑容一脸冷漠的本田菊,挑挑眉,亚瑟似笑非笑地开口,“也对呢……”

王耀看了看坐下来的本田菊,又转过去看了看亚瑟,虽然两人平日里关系不太好,不过也没想今天这么针锋相对。刚想问些什么,桌上就有人喊他名字。

“哦哦哦终于到王耀了!等了一晚上啊!”

“嗯?到我了?”王耀前不久才感叹自己今晚运气好,结果这么快就到自己了,“那我远真心话吧。”想想刚才亚瑟的大冒险,王耀可不想对着酒瓶啊或者厕所什么的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告白,相比之下还是真心话来的缓和些……吧。

“你们闪开!这个问题一定要我来问!我憋了三学期了!” “哥你一定要把握机会啊!好不容易到王耀的!” “是啊是啊,哥一定要问点有价值的问题!”听到王耀选了真心话,在场的男生尽然都很欣喜,看着他们来势汹汹,王耀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耀君别怕,在下陪着你。”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衣袖被被扯了一下,王耀听到本田菊如是说。

回了一个微笑表示自己没怕,王耀又将注意力转向对面那群男生,他们还在讨论问自己什么话,静静等了一分钟才终于有了个完全出乎王耀意料的结果:

“王耀同学,请问,你第一次女装是什么时候?请务必如实回答。”

问完这个问题,全场的气氛尽突然安静了下来,提问方和回答方都陷入了沉默。

所以说你们讨论了这么久就想到这个问题?不得不说你们脑回路也是清奇,正常人的问题不都是“初吻对象是谁”“初恋是什么时候”之类的么?你们是什么思维才会想到这个的?

默默在心里吐槽,王耀觉得脑袋有些疼,果然是一群人才。王耀环顾了一圈,发现都是一脸期待,没看错的话,甚至还有一点紧张?

又注意到旁边的亚瑟也很有兴趣的看着自己,王耀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确提了个大多数人都感兴趣的问题,估计唯二不敢兴趣的,应该就是自己和从小和自己待一起的小菊。

暗自叹气,王耀才顶着众人的注视回答,“七岁……”

几秒钟时间的短暂沉默后,人群才热闹起来。

“什么?!七岁!这么晚?”

“假的吧!以王耀姿色,说他三岁穿裙子我都信!”

“哈哈哈哈哈hero赢了hero赢了!”

“这不公平!哥哥五岁就穿裙子!凭什么小耀那么晚?”

“对啊!弗朗都可以五岁穿裙子为什么王耀这么晚!肯定有诈!”

从他们的对话中王耀大概猜到他们刚刚花了那么多时间干什么,班长大人坐你们面前还赌博?而且为什么弗朗西斯小时候穿裙子我也必须得穿?说不定人弗朗小时候是个小仙女呢!

“额……我还没说完……”虽然不想告诉他们事实是没一个猜对,但王耀还是选择告诉他们这个残酷的现实,不过他要强调他绝对没有报复谁,“其实我是七岁之前都是女装……”

果然,讲实话的话还是太羞耻了!王耀耳根发烫,脑袋往下趴了趴,想尽可能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又是几秒的沉默,好半晌才有人开口问,“真的没人来吐槽一下吗?”

“完了都栽了……钱啊!”

“来来来庄家通吃啊!”

“看吧胡子,人家比你早多了,你都能穿裙子,所以人家要穿也比你早。”

“哥哥现在平衡了……”

“卧槽?七岁之前全是?”

“是的……”王耀已经不想再做任何关于这个话题的回答了,果然,他一开始就不应该来,现在好了吧,不仅平时不怎么接触的同学对他来兴趣了,就连做了这么久同桌的亚瑟看自己的眼神也变的怪怪的。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那群男生还在乱猜,而且越猜越离谱,不过王耀也没什么精力去解释了,完全沉浸在羞耻中。

“耀君这么做是因为家乡的习俗。”日本男孩平淡却清晰的声音传来。

“耀君家的男孩从生下来后,都是用养女孩那样的方式把男孩养大,包括着装,这样一直持续到七岁,以前的话还要养到十岁。”

“他们觉得这样会让男孩结实健康,不止是耀君,那边的男孩都是这样。”

王耀感激的看着帮他解围的本田菊,用嘴型对他说,“谢谢你,小菊。”

本田菊笑了笑表示没事。

“哇我真的是太孤陋寡闻了,这种事以前完全没听说过。”

“我也……我开始还以为是他们家家里人的恶趣味而已。”

“其实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为什么本田同学对王耀的事了解的这么清楚。”

“他们平时关系好吧……”

“好到这种事也可以分享的吗?”

王耀以为解释为什么从小就穿女装就可以了,结果一群人偏重点又错,他完全不想挣扎了,要误会就误会吧,真的玩不过他们!

“在下和耀君只是小时候认识而已……”

“哟喂~我们还什么都没问啊~~”

“对啊对啊,这么急着解释干嘛~”

“看来某人的情敌实力强大啊……”

“我和小菊应该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样子……”虽然没完全听懂他们的话,不过王耀大概能猜到他们想了些什么,讲真,你们一群大老爷们,为什么如此八卦?

“矮油~王耀也发话了哎~~”

“不是那个样子哪是哪个样子啊~”一大群男生越发来了兴致,阴阳怪气的语调让王耀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好了!”一旁沉默许久的亚瑟突然开口,“真心话不是只问一个问题的吗?这都是第几个了?”

果然班长一发话,镇的住全场的小崽子,除了几个和他关系不错的、在他面前敢皮上天的人。

“hero觉得亚瑟心里应该也超好奇吧?” “阿尔弗小声点,哥哥看小亚瑟已经很忍耐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哥傲娇又闷骚……”

板着脸扫了一圈,装作没有看到有两个人的嘀咕,亚瑟才说,“游戏规则还是要有,大家在此基础上继续玩儿吧。”

冷淡的语气像是盆水浇熄了的桌上火热的气氛。尴尬之下却是男孩子们隐藏不住的好奇,奈何班长已经发话,又不好再追问下去,只有把对王耀和本田菊关系的猜测往肚子里咽。

气氛虽然有些冷场,不过不影响他们重新把它炒热。加之后面伊莎吃完饭也回来了,又提议玩国王游戏,便更加热闹了。

“王耀你没得跑啊!”把想溜到边上去的王耀揪回来,伊莎笑的一脸威胁。

“姑奶奶我怎么会跑呢?我上个厕所而已,真的!”被发现的王耀如同下午伊莎找他时,笑的那样谄媚。

“那你快,去,快,回,哦~”伊莎依旧笑着,王耀离开前,还“友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着王耀逃似的背影,亚瑟一边把玩着手机一边随意的问旁边喝茶的本田菊,“你要参加?”

“在下陪耀君。”

“聚会上你还喝茶?”

“结束后好带耀君回家。”

“呵,虚伪。”

“彼此彼此。毕竟在下现在和耀君住在一起。”

“哦?你说话真是令人讨厌。”

“你说话也不见得令人喜欢。”

不愉快的对话结束,两人间的气氛几乎快下降到零点。不过等王耀回来后,两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气氛也比之前稍微缓和了不少。

国王游戏果然要比真心话大冒险来的刺激,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玩的更是心跳。

王耀觉得要是自己拿到鬼牌的话,应该不会把别人整的太惨,不过前提是自己要拿到鬼牌,而且他们不要把自己整的太惨。

也不知上天是有多喜欢女孩子,连续三轮都是女孩子抽到鬼牌。第一轮是瓦修的妹妹诺拉,诺拉这样的软妹也没想太多奇怪的招式,于是第一轮就平淡的过了。第二轮是伊万的姐姐冬妮娅,虽然弟弟妹妹给人的感觉都不太正常,不过冬妮娅身为姐姐还好,没提什么过分的挑战。

至于第三轮,就轮到了大魔王伊莎了。

当时听到伊莎抽到鬼牌了,全场几乎是哀嚎一片。就连王耀也觉得有些紧张,谁知道一天鬼点子多的伊莎会想些什么变态的挑战……

用手挡着嘴,伊莎故作矜持的笑笑,“真是不好意思呢,我抽到鬼牌。”

看似甜美的笑容,却让众人不寒而栗。

“我还是来点温和的……嗯我想想,这样吧,3号公主抱抱着8号做三个下蹲,边做边说'亲爱的你好轻',6号对10号唱情歌!内容自己选,怎么肉麻怎么来,最后2号,威风堂堂走起,记得喘·出·来哦~”想了想伊莎又补充一句,“要是同桌啊亲友啊愿意帮忙也可以啊!”

不得不说伊莎真不愧是班上首屈一指的女魔头,甜美的笑容怎么都隐藏不住恶魔的本质。刚说完,周围又是一片鬼哭狼嚎。

比如下蹲组的3号和8号:

“哈!?为什么hero要抱那个北极熊做下蹲!!还要说那么恶心的话?”

“死胖子想打架吗?你以为我想?”

“伊万!放下水管啊!你想想是他抱你不是你抱他啊!”

“哥哥我来替你吧!替你做完我们就结婚!”

再比如情歌组的6号和10号:

“嗯?对弗朗你唱情歌吗?哎,没办法了,本大爷只好一展歌喉了。”

“啊啊啊啊啊啊基尔伯特你走开!哥哥才不要听你唱歌啊!安东你来代哥哥好不好!”

“哈哈加油弗朗,你做得到的,听歌而已。”

“不要啊!哥哥一点也不想听小基尔唱歌……”

还有可怜的娇·喘组……

为什么又是我?王耀看着自己手中的黑桃“2”,感觉自己的灵魂在出窍,他现在觉得伊莎绝对是故意的,她太厉害了,她一定一早就计划好了,这个女人实在太恐怖了……

周围两人就看着王耀盯着自己手中的牌,表情慢慢呆滞,眼神慢慢涣散,整个人进入了魂不守舍的状态。

亚瑟虽然很想听喘,不过他想听的是王耀喘给他一个人听的那种,至于这种光天化日之下喘的话,他的私心还是不希望别人听到。

余光瞥见本田菊也是一脸纠结,亚瑟开口问,“伊莎,还有没有别的选择?”

仿佛是在预料之内,伊莎立刻回答,“当然有啊,喏,那边,王耀家乡特产,三杯白酒喝了就行。”

开什么玩笑,这三杯喝下去立马就倒了吧?就算是把伏特加当水喝的战斗民族也hold不住啊!要真喝的话今晚就别想再玩下去了!围观群众只表示真不愧是他们班大姐大,真的太狠了,这是逼着王耀唱歌的节奏啊!

伊莎看着亚瑟和本田菊变换的表情,笑意越发明显,周围已经被另外两组的解决方式震惊到同学更是一脸惊恐的看着伊莎。

果然不出不出她所料,不到五秒就有人自愿帮忙了——“亲友代唱。”/“同桌代喝。”

——END——

(我感觉菊耀好冷,我是不是又喜欢上冷cp了?这一定是假象,极东才不冷呢!呜呜呜哭唧唧〒〒

幼年女装参考《八犬传》,听说我国也有些地区是这样的哎……

真心感谢你的阅读和喜爱!♡)




























































评论(10)

热度(70)